酷煞!

精采絕倫的「太陽雜技團」

Vision Magazine - - Theatre -

早就耳聞加拿大的「太陽雜技團」(Cirque Du Soleil),都說精采。觀看前,出於職業習慣,展開了各種藝術方面的猜測與想像。提起雜技,自然會聯想到街頭藝人的雜耍絕活以及馬戲大棚裡的驚險技藝。我曾與中國一流雜技團共事,欣賞過國際比賽獲金獎的高難節目,比如高臺倒立、叼花柔術等。也目睹過國際一流大馬戲團的驚人巨製,比如空中飛人,翹板騰躍等。這一切,莫不都是「夏練三伏,冬練三九」,甚至世代家傳的功夫絕技,乃頂尖之作。難道,「太陽雜技團」還有甚麼更絕的高招嗎?不料,觀後,竟由不得驚嘆:有!天哪,的確有高招!而且這些高招,並非著眼於單個節目的技巧動作,而是更高的,籠罩於所有技巧之上的整體高招,用一句藝術行話來概括,即:總體藝術創造。

The pro­duc­tion of KOOZA re­veals an in­ti­mate re­dis­cov­ery of tra­di­tional cir­cus, where a com­bi­na­tion of ex­treme ac­ro­bat­ics and bril­liant clown­ing is used to nar­rate the show. The name orig­i­nates from the San­skrit word “Koza” which means “chest” or “trea­sure”. From this mag­i­cal chest emerges an in­ter­na­tional cast of fifty ac­ro­bats, mu­si­cians, singers and ac­tors from 19 dif­fer­ent coun­tries pre­sent­ing fear­less ac­ro­batic feats and laugh-out­loud an­tics to a live sound­track fu­sion of jazz, funk and Bol­ly­wood beats.

The per­for­mance fol­lows The In­no­cent, a small boy who rep­re­sents the child within ev­ery per­son, as he jour­neys in­side a strange fan­ta­sia world filled with mys­tery and dan­ger. Through a colour­ful ex­plo­sion of ec­cen­tric char­ac­ters, glam­orous cos­tumes, and out-of-the-box sur­prises, KOOZA weaves to­gether a tale of self-dis­cov­ery, fear and power. From con­tor­tion­ists to tight-rope walk­ers and clown jug­glers, the stage of KOOZA comes alive with ev­ery­thing a cir­cus would have and more, de­liv­ered with a pulse-rac­ing strength and bizarre twist that makes it a must-see for the whole fam­ily.

「太陽雜技團」的每臺大型演出居然都有一個奇特的名字。這次來訪的劇名叫《酷煞》(Kooza),僅聽發音,就有一種神秘誘人之感,但這個詞並非英語,經查詢,原來靈感來自印度梵文的「koza」,意思是「盒子」或者「寶藏」,或許,換句中國話就是:「百寶箱」。

演出開始,沒有甚麼主持人或報幕員上來絮叨。黑暗中,音樂漸顯,隨即迭出徐徐的風聲與清脆的鳥鳴,兩束追光,溢出了天上的一個風箏和地下的放風箏者,此人名叫「天真」(The In­no­cent),一副典型的馬戲團孤獨可憐的「丑角」扮相,他在尋找世界上自我的位置。隨著電子打擊樂的引導,他發現了一個彩色的「酷煞」,此時,音樂轉為神秘的顫響,「酷煞」箱蓋開了,冒出一個猶如木偶的「丑角」。突然,電閃雷鳴,木偶從箱內彈入半空,燈光煞白,觀眾無不為之一震。此人名叫「變戲法者」(The Trick­ster),在潮水般湧起的電聲音樂和金屬打擊樂中,他引導著「天真」走向了由「酷煞」變幻出的奇幻世界。

樂大作,燈光頻閃,歌聲與歡呼聲突起,橘紅色蛻變為三層樓閣,樓臺上出現盛裝的樂隊與歌手,以及向觀眾招手示愛的角色,滿臺演員載歌載舞,向四下鞠躬,全場沸騰了!

「變戲法者」引導著吃驚的「天真」在歌舞中穿行,驀然,在他的魔杖揮舞下,演員分成五組,每組都有一個演員跳上另一個的肩頭,緊接著,又各有一個女演員,跳上了第三層……,觀眾則隨之手舞足蹈鼓掌喝采。在這種狂歡節般的喜悅中,我突然意識到:哎呀!現在表演的,不就是我們熟悉的雜技節目「疊羅漢」嘛!

不,這不是一臺單純展現肌肉與技巧的傳統雜技演出,而是一齣 綜合了包括音樂、舞蹈、美術、文學、戲劇、雜技和電腦高科技等幾乎所有藝術門類的極為獨特的劇目。沒錯,「酷煞」雲集了來自世界各國頂級的雜技節目,比如加拿大的女子「空中飛人」,哥倫比亞的「死亡之圈」 ,西班牙的「高空雙層鋼絲」,俄羅斯的「圈術」,蒙古的「柔術」以及中國的「疊椅倒立」等等,然而,這一系列的表演全部揉入到一個完整的戲劇故事,並隨著故事主人翁的命運變幻和心理旅程,一個一個有機地、匠心十足地展現出來。「酷煞」恰如一串珍珠項鏈,而貫穿這些珍珠的是音樂、歌唱、舞蹈和戲劇表演。「酷煞」的故事頗像童話「愛麗絲歷險記」,奇思異想,極具文學、哲理和娛樂性。佈景為「百寶箱」中出來的大千世界,所以絢麗輝煌。靈感來自印度梵文,因而服裝配飾

多有印度風格,繽紛多彩。音樂旋律動人美妙,節奏震撼細膩,歌聲神秘飄逸。不用錄音,現場高超的樂隊和歌手,與演員及觀眾互動。無論來自甚麼國家民族,全體演員的表演風格均統一在「酷煞」奇幻怪誕的風格之中。總之,「酷煞」是一個嶄新、多彩而又風格統一的藝術珍品。

打開劇目手冊,你會看到,矗立在「酷煞」的背後,有一個由劇作家、作曲家、舞蹈家、導演藝術 家、佈景、服裝、燈光、聲響、化妝以及道具設計大師所組成的雄厚的創作集體。正是這個創作集體的總體藝術創造,將所有的競爭對手遠遠甩在身後,並在被電影、電視、網絡、電腦遊戲等蠶食的娛樂行業中,拯救了「行將就木」的雜技馬戲產業,革命性地創造出了一種全新的藝術形式。遂使「太陽雜技團」成為當今全球發展最快、收益最高的演出企業,形成了與美國迪斯尼相媲美的世界級文化品牌。

Newspapers in English

Newspapers from Australi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