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有冷暖自知

37 Women - - 原色 - ●渡一苇

受点,给她买很多治疗更年期的药,甚至恳求她的朋友常常来陪伴她宽慰她。

然而情况越来越恶化,直到一天晚上,我陪母亲一起睡。半夜我觉得不对,醒了,看到母亲坐在我旁边,烦躁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,整个脸扭曲着,非常痛苦。

天一亮我就带母亲打车到了市精神病院,挂号,排队,问几个简单的问题,医生在病历上写下抑郁症、焦虑症,办理住院手续。

回家拿钱的路上我给我姐打电话,她很诧异,不解地问我:“咱妈只是心情不好,你怎么能把她送到那种地方?”

2

母亲住院之后心情明显好了很多,她终于不再嚎哭,睡眠也开始有了规 围谁不知道我娘是个疯子,你让我还怎么找对象?”

老太太当时没说话,低下头继续默默整理家务,当晚就寻了短见,抢救过来之后就一直住院。

3

隔壁病房是两个姑娘,一个大姑娘和一个小姑娘。

大姑娘看起来也就 20 出头,五官精致,有种古典美人的娴静。基本上每次看见她,她都是跟在她妈妈身后,低着头,一只手拽着妈妈的衣角,很怕人的样子。据说住院也一年多了,从来没开过口说话。

其实这姑娘已经 30 岁了,发病那年28,有个谈了9年的对象。问题是小伙子一直不肯求婚,等到姑娘父母叫来小伙子开始催,小伙子才说嫌姑娘家没有权势,不能给自己带来什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