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是两个人一起挣来的

37 Women - - 爱情元素 - ●猪小浅(心香一瓣摘自《妇女》2016年3期)

1

那天,沙景良下班回来,看到徐莹耷拉着一张脸。还没等他细问,徐莹先开了口:“大哥打算开店的事,你早就知道了吧?”

“前段日子听他提起过。怎么啦?这不是好事吗?”

“当然是好事,但你爸这次资助了多少钱,你知道吗?”

沙景良叹了口气 :“你怎么又来啦?就算我爸出点钱,那也是老人家的心意,我们管得着吗?”

徐莹和沙景良都是重点大学毕业,收入可观,而大哥大嫂只念了高中。前段时间,大嫂竞选超市副店长,因学历不占优势而落选。而大哥所在的物流公司发展不景气,跑运输的他被裁了员。最后两人一合计,才决定开个小超市。

说起来也是生活所迫,徐莹完全犯不着去和他们争,可她心里就是受不了公婆的偏心。

也许是徐莹的不痛快都写在了脸上,公公又从剩余不多的存款里拿出一万,说是给他们贴补房贷。徐莹倒并非多在意那一万块钱,但她就是想让公婆一碗水端平。

公公走后,沙景良冲她发了火“:你这样有意思吗?我们又不是手头紧,你犯得着拿这笔钱吗?”

徐莹抬起头,瞧了沙景良一眼:“你不喜欢是吧?随时可以离婚啊。”

沙景良皱着眉,想说什么,最后却只是厌恶地摇摇头,拿着iPad 进了书房。

而沙景良的态度,让徐莹也有点添堵。那段时间,彼此都有些心灰意冷,两人的关系一度跌入冰点。

不久后,大哥大嫂的超市红红火火地开张。凭借多年的经验,加上他们勤快踏实,超市的生意很快步入正轨。而更让沙景良心烦的是,那天之后,徐莹天天在他面前念叨:“工作上要加把劲啊,总不能以后咱俩赚的钱,还比不上大哥大嫂吧?”

次数多了,沙景良越来越不耐烦: “你觉得生活是比赛吗?是不是比赢了,我们的幸福指数就能上升?”徐莹无言以对,可她就是陷入一种怪圈走不出来。

2

就在徐莹卯足劲要沙景良升职加薪的时候,大哥却在一次拉货过程中,出了事故。

做完手术,人总算没事,但很长一段时间身边都离不开人。大嫂每天陪夜,寸步不离。而超市那边离开了她,很快受到影响,营业额连续下降,大嫂决定暂停营业。

那天徐莹和沙景良去医院看望大哥,劝大嫂请个护工,公婆轮流来帮忙,她完全可以回去做生意。但大嫂淡然地笑着说:“还是算了,钱是挣不完的,你大哥的伤要是没养好,那可是一辈子的事。”

这番话,让徐莹有些愣神。她看着忙前忙后的大嫂,突然有点动容。也许大嫂说不出多深刻的道理,可她却在用行动表明,什么是夫妻之间的情谊。

回想自己自结婚以来,一直忙着和大嫂在公婆那争宠,忙着和他们比收入。现在看起来,她和沙景良住着大房子,开着小轿车,过着有品质的生活,确实什么都比他们好,但徐莹知道,其实最后输了的人,是她。

因为在和他们争幸福和比幸福的过程中,她却忘了静下心来经营自己和沙景良的幸福。所以她当然不会注意到,其实沙景良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,回到家的时候都是眉头紧锁。

直到那个夜晚,沙景良亲口告诉她,他所在的公司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题,即将面临破产,而他也面临失业。

3

这个消息,让徐莹倒吸了一口气。搁以前,她首先想到的,是这件事会让他们在亲戚朋友面前丢了颜面。然后,自然要将沙景良抱怨一通。但这次,她没有抱怨,而是走上前,抱了抱沙景良,说:“没事,我们一起面对。工作丢了,再找就是。”

沙景良愣了半天没反应过来,徐莹突然有点心疼。

失业后,沙景良的工作找得并不顺利。徐莹将手头的存款加在一起掂量了一番后,说:“你不是一直想创业吗?要不趁这个机会试试?”没想到沙景良却推脱起来:“不行不行,万一失败了怎么办?”

徐莹看着他,说“:失败了也没事,大不了我们房子住小一点呗。去做吧。我支持你。”

沙景良听徐莹说完这些,突然欢呼雀跃地将她一把抱了起来。

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,徐莹都在想,到底什么是幸福?在大哥大嫂身上,她逐渐领悟到,幸福不是争来的,也不是比来的,而是相爱的两个人,拧在一根绳上去努力挣来的。

不久后,大哥出院,超市的生意重新开张。而沙景良的创业规划,也慢慢有了眉目。

徐莹知道,前方的路还很长,但她会一直拉着沙景良的手,一起去挣幸福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