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凤凰与老孔雀的罗曼史

37 Women - - 爱情元素 - ●蓝色季风(摘自《北京青年报》2016年2月18日)

老凤凰姓张,就叫他张叔吧。张叔来自河北农村小县城,他父亲开了个卖火烧夹肉的小店。

老孔雀姓伍,就叫她伍姨吧。伍姨的父亲毕业于北京国立北方交通大学,后在北京女子师范大学任教,解放后因被诬陷是特务,郁郁而终。母亲毕业于教会学校,独自抚养6个儿女长大,3位考入大学学习。

老凤凰一表人才,是小县城知名的才子,再加上帅气逼人,可谓是才貌双全。考学那年,张叔不负众望,连考3家院校,统统榜上有名。在他父亲的再三斟酌下,选择了卫生学校。

老孔雀是家中老幺,因母亲无力支付她的学费,只好读了中专,最终做了技术工人。虽然从小梦想做芭蕾舞者,怎奈现实残酷,只好在机床上起步自己的人生。老凤凰下放至工厂做了厂医,恰遇孔雀女入厂上班,才华横溢的医生帅哥,遇见苦练舞蹈的芭蕾美女,相爱是必然的结果。

1963年春节,伍姨随张叔返乡。他们是来向张叔的父母报告:我们要结婚。火车换汽车,汽车换马车,再走十几里土路,才到张叔家。张叔曾 说:“当年我特害怕,把她带回家会不会就吹啦。”之前张叔去过伍姨家,大四合院,干净雅致,书柜里是世界名著,五斗柜上是俄罗斯芭蕾娃娃。老太太张嘴就是“张先生来啦,请坐”。连喝茶的杯子,都是细瓷薄胚的。

伍姨到了张叔家,家里的兄弟姐妹都围了上来。张叔赶紧吆喝:“我们先歇歇,回头给大家拜年。”家里的弟妹们不干了:“哥,你不让新嫂子和我们玩,是不是嫌弃我们呀?”只见伍 姨把包甩给张叔,扯上那些孩子就走: “咱们玩去,告诉我什么地方好玩儿。”

直到日头西垂,伍姨和一群孩子才回来,身上披着不知谁的大红头巾。准婆婆赔笑说:“闺女,快吃饭吧,我给你单独包了饺子。”伍姨细长眼一挑: “单独包?”张叔赶紧拉住她:“你的饺子是肉丸的,妈心疼你,单做的。”“嘿嘿,谢谢您。”伍姨转身把饺子分给了弟妹们,然后又回身从包里取出几块巧克力,给孩子们均匀分配。弟妹们先是兴奋地大嚼,然后集体往地下狂吐,皱着眉头喊:“什么东西,难吃。”

伍姨一串爆笑:“这是巧克力,吃着吃着就甜了。”张叔过来数落弟弟妹妹:“好心给你们带的,不爱吃也得咽下去。”“他们不习惯嘛。”伍姨反替他们说起话来。一连住了4天,伍姨成了老张家的孩子王,每天率领大家到处玩。

这里的凤凰就是我爸,孔雀自然就是我妈了。我妈说:“什么孔雀凤凰的,只要俩人好,他家啥样你不得跟着喜欢呀。我就觉得那个大家庭特好玩儿。”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