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世夫妻一世爱

37 Women - - 爱情元素 - ●钟虹(林冬冬摘自《中外文摘》2016年5期)

父亲和母亲的爱情,是在大学校园里萌芽的。父亲故意向母亲借书,还书时,书里经常夹着五毛钱或一封信。有时母亲打开课桌抽屉,发现里面有被偷偷塞的几块糖。他们互生好感,但是囿于保守的校园氛围,始终没有捅破那层纸。

大学毕业后,父亲和母亲开始正式谈恋爱。1983年1月,父亲把母亲娶进门。尽管日子过得清苦,却是他们最幸福的一段时光。

改革开放后,父亲响应政策下海做生意,走南闯北不着家,母亲就带着 3个孩子守在家里。母亲在等待中度过无数个日日夜夜。后来,父亲的生意逐渐步入正轨,他不需要再东奔西跑,脾气却越来越大,他的喜怒哀乐主宰着全家所有人的心情。不过父母之间的感情并没有淡化,只是表达方式变得更深沉。父亲和母亲一直有阅读的习惯,只要父亲回家,他每晚 都会读报纸、杂志给母亲听。

2004 年11月,父亲去广州出差,回来时还给母亲带了礼物——一件漂亮的大衣。然而,就在这一天,父亲突患脑溢血,当晚8点离世。那时,姐姐和我在南昌上大学,弟弟在赣州读高一。我们从各地飞奔回来,只看到穿着一袭 黑色大衣、眼睛闭着的父亲。

父亲被搬上殡仪馆的车时,母亲突然飞奔出来,向叔叔、舅舅他们高声喊道:“火化之前,一定要给他再整理整理衣服,他一辈子都爱干净整齐。”我看着母亲,她披头散发,嗓音沙哑,眼晴红肿却流不出泪了。

之后4年,对母亲来说,是最艰难的日子。除了丧夫之痛,当了 20多年家庭主妇的她,还得从头扛起父亲的事业和债务(父亲去世前,留下700万元债务)。我们曾经做了最坏的打算,大不了打工赚钱还债。而母亲坚决不同意,她说,再难,也不能让 3 个孩子辍学。700万,从 2004 年到 2008年,娇小的母亲一点一滴盘起父亲的事业,并还清所有的债务。我看着她老了,皱纹多了,头发也白了。

时光如水,今年母亲已经58岁。我曾鼓励她再找个伴,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,她没同意。自父亲去世后,每年2月14日,母亲都会买一束玫瑰花放在父亲相片前。我曾经问母亲:“您想和父亲葬在一起吗?”“不,”母亲态度很坚决,“下辈子我和他再也不要见面。”她说,爱过、恨过、怨过父亲,但是这一辈子都分不开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