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有一千种模样

37 Women - - 爱情元素 - ●陈晓辉(郝景田摘自《皖江晚报》2016年1月11日)

冬日的街边,慢慢走过来一个推着轮椅的女人。或是她的眼睛不好,轮椅上的男人不时提醒: “直走,靠右一点,前面有棵树……”

到了街角,女人停下,男人从轮椅上挪下来,在地上铺一块布,取出工具放在上面,原来他是修鞋匠。修鞋的时候,女人就在旁边安静地陪着。闲下来的时候,俩人也不多说话。男人给女人一张钞票,从旁边的小摊上买个烤红薯,你一半我一半,阳光暖暖地照下来,似乎到处都是烤红薯的香气。

于是我知道了,爱,就是冬日的阳光中分享一块烤红薯。

西餐厅里,一对年轻男女正在吵架,虽然双方尽量降低了声音,但脸上都带着怒气。卖花的小女孩走过来,正在犹豫要不要招呼生意时,男人掏出钱买了一支百合,递到女子面前:“这是你喜欢的,给。”百合的芬芳细细 钻入鼻端,女子虽然还是绷着脸,但她的眼睛里已经藏不住隐约的笑意了。

于是我知道了,爱,就是哪怕自己生气也要让对方开心。

菜市场里,卖菜的女人忙得团团转,买菜的大婶问她:“老公咋不来帮你?”她朝后面努努嘴:“睡觉呢。” 一大堆白菜后面,一个男人盖着军大衣正呼呼大睡。大婶说:“生意这么忙,还让他睡大觉。”女人捋一把散落的头发,不好意思地说:“昨晚他去进货,天快亮才回来。”

于是我知道了,爱,就是累了让对方多休息一会儿。

我的外公外婆,吵吵闹闹过了一 辈子。现在80多岁了,居然闹起了离婚。只见外公气呼呼地说:“这日子没法过了!早上我要喝豆浆,你妈非要熬米粥。”外婆更生气:“这日子真是过不成了!米粥养人谁不知道,辛辛苦苦熬了他还不喝。”

妈妈把外婆接回家,外公天天打电话:“要降温了,把你妈的棉裤取走。别忘了吃药……”妈妈把外婆送回去,外公还不高兴:“不是说不回来了吗?”外婆扭头就走,外公说:“中午做了你爱吃的炸酱面,一块吃吧。”

于是我知道了,爱,就是纵然吵吵闹闹,也要在一起吃一碗炸酱面。

生活总是板着一副冷硬的面孔,而爱情,就是对抗冷硬的那点柔软与温暖。爱情,有一千种模样存在于冷硬的生活里,你是否看到生活背后,那换了模样的爱情?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