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的大姐

37 Women - - 万家灯火 - ●刘世河(李中一摘自《当代青年》2016年3期)

一出生就受冷落

大姐一出生就不怎么受待见。作为长子的父亲,第一胎就是个女娃,便让爷爷大失所望,偏偏大姐生下来又是先天性唇腭裂。直到5年后母亲生下了大哥,笼罩在家里的这团阴云才终被驱散。只是这没能给大姐带来丝毫的福泽,反而越发加重了对她的不待见。

因为要照看弟弟,大姐虽已到了上学的年龄,父母却迟迟不让她去。直到9岁那年,一个当小学老师的堂姑找上门来跟父母做了一次长谈后,他们才勉强同意。

由于大姐的裂唇常常招来同学的嘲笑,这让她十分自卑,渐渐萌生了退学的念头。堂姑又一次找上门来, “哥、嫂,趁着孩子还小,赶紧到医院给她做手术吧。知道你们手头紧,我刚发了两个月的工资,你们先拿着,不够,咱再想办法。”见堂姑已把事儿做到这个份上,做父母的还能说什么。几天后,他们就卖掉了那头老母猪,领着大姐去了省城。手术非常成功,大姐终于以一个正常孩子的姿态,回到学校。可是好景不长,随着二姐的出生,大姐的求学之路又一次戛然而止。

5年后,好不容易盼着二姐也上了学,可这时我又如期而至。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的大姐便又责无旁贷地担起了照看我的重任,这一担又是5年。

为弟弟拿出多年积蓄

我6岁那年,大姐出嫁。姐夫长相 凶悍,心眼儿并不坏,尤其对大姐一百分的好,只是家里很穷。彼时家里的日子虽不至于挨饿,但餐桌上还是粗粮咸菜唱主角,一年到头鲜有白面吃。可只要到了大姐家,每回她都能变戏法似得弄来一瓢白面,或擀面条,或烙油饼。

那些年不知为什么,父母几乎从未去过大姐家,好像嫁出去的大姐成了我们家的编外人员。直到我上初二那年,因为大哥的一件事情,父母对大姐的态度才开始有所转变。

当年尽管父母勒紧了腰带,将大哥供到了高中毕业,可最后还是名落孙山。大哥虽心有不甘,却也只好认命,包括婚姻。那个夏天说好要娶大嫂进门的。可大嫂的娘家提出了一个硬性条件,必须要我们盖3间新瓦房,否则婚事免谈。这可把父母愁坏了,因为家里根本就没什么积蓄。大姐知道这件事后,就送来厚厚的一沓钱。那些钱,大姐已经辛辛苦苦攒了好几年,原本也是准备要翻盖新屋的。父亲一再拒绝这笔钱,大姐却很坚定地说“:怎么着还是大弟娶媳妇这件事大,我们再将就几年吧。”

于是,父母就用那笔钱给大哥盖起了3间宽敞明亮的大瓦房,然后欢天喜地地将大嫂娶进了家门。

独自担起照料母亲的重任

许是沾了大哥的喜气,自打大嫂进门后,我们家的运气慢慢好起来。先是大哥离开老家去省城闯世界。有了点积蓄后,租下一处门面,越干越大,眼下已在省城买房定居。接着就 是二姐,不但顺利考上省内的一所名校。毕业后留校任教,成为名副其实的城里人。再就是我,高三那年不惜放弃高考,义无反顾地投身军营。如今人到中年的我也已转业到一个沿海城市,虽终未腾达,却也衣食无忧。

大姐也住上了宽敞明亮的大瓦房,而且3个孩子都十分争气,相继考上了大学。

谁知天有不测风云。就在3年前,一向身体硬朗的母亲突患中风,导致生活不能自理。母亲这一病倒,也彻底打乱了我们姐弟的生活。大哥、二姐都在省城,而我离老家更远,照料母亲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我们仨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大姐,也只有她离父母最近,可谁也不好意思向大姐开这个口。可大姐竟主动担起了照料母亲的重任。二姐提议,母亲治病所需的所有开支不让大姐负担,而且我们仨每人每月再拿出 1000 块钱给大姐。在大姐的精心照料下,母亲的身上没留下一点点的褥疮。可是3年后,母亲还是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

处理完母亲的后事,大姐把我们都喊过去,她从墙柜里搬出了一个小盒子。打开后,我们都惊呆了,原来是厚厚的3沓钞票。见我们都一脸诧异,大姐这才对我们说:“这是你们仨3年来给我的工资,现在都给我拿回去。我长这么大就从没听说过,儿女伺候自己亲娘还要工资的。”

“那你当初为什么答应得那么痛快?”我怯怯地问道。大姐哈哈一笑,说:“当初我要不答应,你们还能安心上班呀!”我们异口同声地对大姐说: “这笔钱就算弟弟妹妹孝敬你的,你就留着养老吧。”“你们的心意大姐心领了,我养老,有他们仨呢。你们今天要不拿走这钱,以后就别叫我大姐了。”

见大姐真的急了,我们只好听话。临别时,大姐一直把我们送到村口。等我们仨都上了车,她还是站在那里迟迟不肯转身,我们又纷纷把头探出窗外,蓦然发现,午后的阳光下,已经略显老态的大姐在那里频频挥手的样子,像极了我们的母亲……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