炫耀

37 Women - - 意林 - ●罗西(一叶知秋摘自《风流一代》2016年2期)

我大女儿黄点蓝 3 岁时,遇见一个同龄女孩对她肆意显摆手里的冰激凌,我女儿一气之下,也炫耀:“我爸爸会给我买裙子,有好多花的。”对方更胜一筹:“那有什么,我有两个爸爸。”因为她妈妈二婚……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,停顿几秒之后的女儿淡淡地炫耀:“我有好多妈妈,你看,我家里有妈妈,外面还有姑妈姨妈……”在附近偷听的我,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被显摆的人之所以不爽,是因为其带有示威性。

在公车上,一大腹便便的男子拿着手机大喊特喊:“喂!我那 5000万赶紧给我汇过来……”儿子黄点兵特烦这种人显摆,也拿出手机来,调整一下喉咙:“妈,怎么回事儿?我那 50万生活费汇过来没有?哦,刚 汇完啊,好的!”

炫耀,其实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心理需求,是共有的人性弱点,“弱”就“弱”在谁都知道、谁都警惕它。

20世纪90年代初,孙红雷在哈尔滨跳霹雳舞挣了钱,家境得到空前改善,家里有了电视机、电冰箱、洗衣机和价值4万元的大哥大,出门可以奢侈地“打的”,要是路上遇见熟人,肯定得让司机停下,与熟人热情地打招呼:“哎,最近忙什么呢?”

洪晃有次和导演李少红一起吃饭,看她手里拿着一部时尚手机,便问导演是否好用。“这手机没正式发售,所以所有功能都有点问题,只有一个功能很灵的。”李导说。“是拍照吧?”洪女士问。“是炫耀。”李导演严肃地纠正说。

炫耀的本质,其实也是自己高兴, 却暂时没有人知道,于是难受,想变花样让人知道,问题是,太造作,有点调戏别人的智商,这才是让人最不舒服之处。

最近,我也在微博、微信里炫耀——

我家的“钟点工大姐”很闷,几乎不与我们搭话。某天,我准备上班,太太拿着破马桶刷出来对我说:“得买新的了。”我幽默一下:“像我这样玉树临风的男人买马桶刷不合适吧?”3年没开口的钟点工居然在墙角羞涩开腔:“就是。”

跑步回来,在小区门口遇见邻居家读二年级的男孩,他与我打招呼:“叔叔好!”这回看他母亲不在旁边我就忍不住纠正他:“我比你爸爸年龄大,你要喊我伯伯。”他有些害羞地点头然后半信半疑地说:“好,叔叔再见!”

这就是我的炫耀段数。我的经验是,炫耀里,如果带一点点自嘲,不刺激到别人的“优越感”,就会恰到好处地放大自己的好。

不过,当下,有几个人的炫耀,是真心的骄傲与经得起推敲的幸福?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