蹲下来,陪你做一只蘑菇

37 Women - - 特别策划 - (摘自作者的微信公众号)

偶尔发现的秘密

那天,我正在公司开会,突然接到我妈的电话,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慌乱:“儿子,你赶紧回来,我有事问你。”

我妈遇事向来冷静,很少看她慌成这样。我只好放下手头工作,赶了回去。打开家门,我妈正坐在沙发上发呆。看到我,她指着桌上的药瓶,一脸责备地说:“莉莉有抑郁症的事,你怎么不告诉我?”

“抑郁症?怎么可能?”我被她说得一头雾水。老婆许莉性格开朗,热情活泼,怎么会和抑郁扯上关系?可桌上的那瓶处方药,分明写得清清楚楚,用于“抑郁症”。

我有些发蒙。许莉什么时候患上了抑郁症,又为什么瞒着我?是我太粗心,还是她觉得我不值得信任,所以不肯告诉我?这些,我想找许莉问个究竟。

但当务之急,是要安抚好我妈的情绪。我妈的意思只有一个,必须离婚。我只好答应她,会给她一个交代。

那个下午,许莉下班回来后,和往常一样,我们一边吃饭,一边聊工作,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。这些让我没办法问出心底的困惑,我决定观察两天再说。

妻子真的生病了

第二天下午,我突然接到许莉同事的电话,让我赶紧去医院。到了医院,我看到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的许莉。她两眼无神,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,身体在不停颤抖。医生打了 镇定剂后,她才算安定下来,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
听许莉同事说,今天他们的一个单子没签下来,本来这是很正常的事,可没想到,一向优雅得体的许莉当场情绪崩溃,又哭又闹,吓坏了所有人。临走前,她又补充说了句,许莉最近在竞聘市场部总监,可能压力有些大。

许莉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11点。看到我,一向坚强的她,眼泪唰地就出来了:“老公,我不想这样。”后来我才知道,许莉在婚前就得过抑郁症。考研那年,由于压力过大,一度有自杀倾向。靠着自身调节,才慢慢康复过来。没想到,时隔多年后,病情再次复发。

说完这些,许莉的声音有些哽咽:“老公,我很害怕。”这时,我应该说“没事,我会陪着你”。可不知道为什么,我只是轻轻地抱了抱她。一时半会儿,我还没缓过神来。大概看出了我的迟疑,许莉马上情绪崩溃,大声嚷道:“离婚吧,我不会拖累你。”大哭大闹了半小时,情绪才算平复下来。

这样的许莉,像是突然间换了个人,让我心有余悸。我承认自己很害怕,害怕以后对孩子有影响,害怕接下来的生活因为她的抑郁,弄得一团糟。但我们已经是彼此生命中的一部分,无法割舍。所以,我必须陪着她。

但这件事,远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。母亲知道我的意思后,很快组织了亲友团,对我轮番轰炸。他们的意思简单明了,趁还没生孩子,早点离婚才是上策。

他们的“洗脑”很成功,我的心里胆怯起来。我给自己的底线是,即便离婚,也等许莉康复过来。

那段时间,许莉的情绪时好时坏。上一秒,她和我有说有笑。下一秒,突然一句话不说,表情木然,摔东西,乱骂人。可每次等她清醒过来后,又反复说着“老公,对不起,不要离开我”。那样卑微的表情,看得我心疼。

我会陪着你

我开始静下心来思考,许莉会发病的原因。婚后,我一心想创业,遭到家人集体反对,唯独许莉站出来说,去做你喜欢的事情吧,其他的还有我呢。这3年,许莉卖力工作,薪水不菲,免去了我的后顾之忧。很多时候,她就是这个家的顶梁柱。

我决定想办法说服家人,一起帮许莉从抑郁里走出来。就像当初,她说服家人支持我创业一样。

那天,我带我妈去见医生,让医生告诉她,抑郁症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,得到家人的帮助,一定可以康复。医生给出肯定的答复后,我在全家会议上说:“许莉会变成这样,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我。这两年,家里的房贷和开销全靠她。再加上你们又急着抱孙子,就算是我,也会抑郁。所以,我们一起帮她,好不好?”

之后,我妈终于不再提离婚的事。甚至为了让许莉轻松些,她主动要求搬过来,帮我们做家务。有了大家的陪伴和支持,许莉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。

有天,许莉偷偷在书房抹眼泪。我拿过她手里的书,看到一篇文章说,有个精神病人觉得自己是一只蘑菇,不吃饭不喝水。医生说他也是蘑菇,但他既吃饭又喝水。就这样,医生领着病人像正常人一样生活。

我看完这个故事,也红了眼眶。我为自己曾经的动摇,感到羞愧。不过幸好,我没有放开许莉的手。我想告诉她,我愿意蹲下来,陪她做一只蘑菇,她从来都不是一个人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