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生只爱一个人

37 Women - - 特别策划 - (摘自《该不该在一起》北京联合出版公司)

买买提大哥是我在新疆交的第一位维吾尔族好朋友。我在饭桌上认识了他的太太菲儿。我说:“菲儿姐,你这普通话说得比我还好呢。”她乐得咯咯笑, “你看不出吗?我是汉族人。”说实话,她那大眼睛、长睫毛,比她老公买买提,还要像维吾尔族人。

买买提大哥与菲儿姐在中学时,就好上了。每逢有三五天的假期,两人就会约着坐长途车去南疆玩。他俩挤在一起,颠簸着。两颗好奇的小脑袋贴着车窗玻璃,看着无边无际的滚滚黄沙从眼前呼啸而过,车子驶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戈壁滩。买买提对菲儿说:“以后等我有钱了,买一台好车,你想去哪儿,我就带你去哪儿。”

初中毕业后,买买提参军离开了库尔勒,而菲儿如愿以偿地考上了乌鲁木齐的艺校。买买提在部队当上了驾驶员,一遇到要跑乌鲁木齐的工作,他都会积极争取,只为了去看一眼那个有着一对忽闪忽闪大眼睛的姑娘。

我问买买提:“当时你觉得辛苦吗?”他呵呵一乐,说:“当时年轻,喜欢人家,就不觉得辛苦了。”

菲儿毕业后,进了乌市文工团。她形象出众,声音甜美,很快当上了独唱演员,并开始在全疆各地巡回演出。整整一年时间,她都没有见到买买提。虽然见不到这个人,可不代表心里没有这个人。

那天,菲儿从和田演出完,风尘仆仆地回到团里,在宿舍楼底下的长椅上,她看到一个黑乎乎的身影。买买提复员了。他站在菲儿的楼底下,等了她五六个小时,他说:“我回来了,嫁给我吧。”当时的菲儿,是团 里当红的台柱,可以说,在乌市仰慕她的好小伙可以组成一个连队。

买买提说:“如果菲儿拒绝了我,或者是态度犹豫不决,我会转身就走,不多说一句话。”

而菲儿拉着他坐回到长椅上,紧紧地挨着他坐了下来,顺势就把头靠在了买买提的肩膀上。“我好累呀,坐了一天的车,有什么话,等会儿上楼再说吧。”半年后,他们就结婚了,很快有了一个美丽的女儿。

我认识买买提时,他已经是乌市一家大企业的老板,买了非常好的车,只要菲儿说去哪儿,他就开车带她去哪儿。前几年,菲儿得了癌症,为了得到最好的治疗,买买提陪着她来到了北京。菲儿的癌细胞已经扩散,她说:“亲爱的,我们回家吧。”他们生活在新疆,那片纯净的蓝天之下,不管一辈子是多久,但是,他们真真切切地活着。

有时候,我们追求的不过就是,一生只爱一个人。最伤感的莫过于,生来为了认识你,之后要与你分离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