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置的新屋

37 Women - - 特别策划 -

伊青一路风尘仆仆,从北京回到家乡小城,到家还没有坐稳,就和母亲发生了争执。

起因是母亲放着家里明亮的大房间不住,偏偏住在那个阴暗潮湿的小屋子里。最让她生气的是母亲还把闲置的大房间又装修了一番。淡蓝色的新刷墙面,点缀着星星和月亮的图案,窗台旁边放着新买的写字桌。看这房间的装修,母亲就不是为自己准备的。

母亲脸上洋溢着喜滋滋的笑意,很有成就感地说:“这是给你们一家3口准备的房间,等你们回来就住这屋,还不错吧?”伊青责备母亲: “你年龄大了,正该住好房子。再说,我们回来的时间毕竟有限。”母亲说:“上次看你们挤在小床上,我就琢磨着把这房间修整一下。”

母亲性格固执,一旦认准的事,很难改变。伊青劝说无效,只好无奈地坐在沙发上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自从父亲去世后,母亲就独自生活在家乡。按说她该把母亲接到北京养老,但她和梁齐结婚时,买了一套50多平方米的小房子,从那以后,每月还要偿还房贷,生活也变得拮据起来。后来有了儿子楠楠,家里愈发显得狭窄。以前读大学时,她老说等工作后把母亲接到身边安享晚年,如今看,这竟成了风中飘散的诺言。

伊青起身走到窗边,望着外面出神。她家地处郊区,不远处就是绿油油的田野。母亲也走过来,看着外边,叹息说:“咱们要是能有一亩地,种上粮食、青菜,吃些纯绿色食品,那该多好啊。”伊青听了没当一回事,母亲只是随口说说,哪会真的去种地。 不能团聚的春节

时光匆匆,转眼到了春节。本来说好,伊青一家回来过年,可谁知伊青只买到了无座票。7岁的楠楠一听说没有座位,撅着小嘴抗议,不愿意回去。想想路途迢迢,人挤人的情境,伊青有些犹豫,拿不定主意。巧的是母亲晚上打来了电话,说你们别回来了,这路上十几个小时太折腾,又不安全。

那个春节伊青没有回去,想起母亲一个人在家过年,心中就有些愧疚。红红火火的春节过完了,她和梁齐上班,孩子上学,那些愧疚又随着时间的流逝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来年春节,她提前给母亲买了卧铺票,想让她来北京过年。没成想,临来之前,母亲却患了重感冒,每天去医院输液。她买了车票准备独自回去,母亲在电话里拼命阻挠,说:“我这是小病,输几次液就好了,你在家好好待着,大过年的,别来回折腾了。”

就这样连续两年春节,母亲都是在孤独寂寞中度过。伊青更加努力地工作,好像只需一次机遇,她的事业 就会有一个大的发展,母亲能跟着她得到幸福。 母亲的菜地

有一天,舅舅忽然打电话告诉她,母亲在乡下租了一亩土地,还叮嘱大家瞒着她。她听了又惊讶又心疼,赶忙给母亲打电话。母亲开始还不承认,被问得紧了,只说这一亩地只种些芝麻和大豆,到时候让你们吃上纯正的绿色食品。

无论她怎么劝说,母亲始终坚持她的观点,从那以后,伊青气得好长时间不再给母亲打电话。过了一段时间,舅舅又打来电话告状,你妈妈天天在地里干活,有时连中午饭也不吃。伊青再也坐不住了,请了假,坐车直奔老家。

到家时,她放下行李,去地里寻找母亲。正是8月,天热得像蒸笼。 远远地,她看见母亲正坐在大树下歇息。她低着头,正吃着什么,在她身边,一地油绿的芝麻正开着淡粉的花。走近了,她才看清,母亲手里正捧着一块方便面干吃着。伊青心中一酸,哽咽着叫了一声“妈”。

母亲闻声看见了她,脸上露出一种惊讶和欣喜的表情,走上前想握伊青的手,这才想起手里的半块方便面,她试图藏起来,又意识到藏不了,手就那样支撒着,不好意思地乐起来。

伊青牵着母亲的手回家。到家免不了责备母亲。母亲却领着她到厨房,指一个大号塑料桶说:“现在就等芝麻收获了,到时让长途客车给你 捎芝麻油过去呢。”看着那等待收获的大塑料桶,伊青眼泪流了下来。

母亲心疼地给她擦泪,安慰她说:“你工作那么辛苦,我把这一亩地种好,让你吃上自家地里种出来的东西,也是对你的支持。”伊青无语凝噎。母亲无论什么时候,心里想的总是孩子,从来没有想过自己。

那晚,伊青和母亲睡在那个大房间里,听着母亲均匀的呼吸声,她久久不能入睡。母亲为她准备的这个房间已有两年了,可是她又住过几回?这么长时间以来,她只顾忙碌在滚滚红尘中,疏忽了母亲的那一份爱,也从来没有读懂过母亲。

伊青披衣下床,看着窗外漫天的星光,她想,这世上爱无法等待,她今后会好好爱母亲,不再错失和母亲相处的时光。 (摘自作者的新浪博客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