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命的交情

●喇嘛哥

37 Women - - 特别策划 -

以前,老五逢人介绍我和他的关系时总会说:这是我过命的兄弟。我站在旁边想,谁和你是兄弟。认识他6年了,越来越发现他就是一个铁公鸡,结账时上厕所,合伙做生意能算到小数点后6位,免费的午餐恨不得吃积食……

可是有什么办法呢?离开他,我的生意就门可罗雀,无人问津。那时候我们合开一个小饭店,他是董事长兼大厨,我是总经理兼门迎。

有一次,我带他回我的老家办事,正好赶上一年一度的那达慕大会(蒙古族的传统节日),我想留下凑热闹,老五语重心长地劝我,我们还不到享受的时期,饭店关一天你知道损失多少钱吗?我非常生气地说,不让去,就撤股份。老五人生地不熟,拉着脸勉强跟我去了那达慕。

中午时分,老五突然主动和我说,那达慕有商机,做不?我问什么 商机?老五想去劳保厂买军大衣卖给牧民。我说你疯了吧?这是7月,卖军大衣?老五说,牧民出来一次不容易,他们除了参加娱乐,其实也在为入冬储备物品……他给我撂下一句“你不懂”,就匆匆离去。

第二天一早,老五拉着一卡车军 大衣浩浩荡荡出现在会场,意想不到的是,牧民们买军大衣时简直就是疯抢。那一次老五挣了5万多,才给了我6000元,说是商机费。

后来,老五领着媳妇回老家,我们的饭店就散伙了,我和他就此别过。那时我想,我们将慢慢消散在人海,彼此成为一段经历的见证,从此 不再相见。

我结婚时,请了一些故友,老五也在被请之列。谁知我给他打电话时,他张口就说:“好好考量一下女方适合不?别冲动,到时候离婚就不好了……”我当时就生气了:“就不会说个新婚愉快吗?不请你了!”我气极了,当时就翻脸了。

结婚的那天,他居然来了,依然没有祝福。不过,临走时,他给我两万块钱,并告诉我,东区8号楼,有套房子买了吧,这是定金,成家没有房子也不是个事。难道铁树开花啦?我感动得差点流下泪来。

去年,我不小心摔断胳膊,他不知道从哪里知道的消息,从外地赶来看我,还带着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偏方。晚上,我请几个朋友陪他吃饭,首次主动给朋友介绍:这是我过命的兄弟。 (摘自作者的微信公众号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