愿所有分离都有重逢

37 Women - - 特别策划 -

你的失踪,打破了平静

弟弟许安失踪那年,我童年的快乐生活戛然而止。那一年,许安4岁,我8岁。多年以后我依然清晰记得出事的那天是7月3日。那天天气极其闷热,我让许安去村口的小卖部买几根冰棍,许安捏着钱高高兴兴跑了出去,我躺在沙发上睡着了,直到一阵哭闹声把我吵醒。我起身走到门外,看到我妈抱着头蹲在地上痛哭, “妈,出什么事了?”

妈妈突然抱住我,声嘶力竭地喊:“许美啊,你弟弟丢了!”我的脑子霎时一片空白。

我爸爸,那个一向乐观从容的男人,骑着辆摩托车跌跌撞撞地从外赶回来,双手合十求着周边围观的村民:“求求你们,帮我找找儿子……”村里的男人都被发动起来去找许安。爸爸在外寻找的几个小时,我的眼泪一直流,并在心里千万遍祈祷,许安兴许只是太调皮了,跑去镇上玩了。可是,村口小卖部那位12岁的姐姐说,她亲眼看到许安上了一个陌生男子的车,那男子身上有刀,直到他的车开远了她才敢大声喊叫起来。

爸爸朝着他们说的方向一路狂奔,身体被一辆辆过往的车刮到,但他毫无知觉,心里鼓着一股劲,一定要把儿子 找回来。就这样过了一天一夜,疲惫的爸爸连人带车倒在了路上。送到医院简单包扎后,爸爸急着出院,去公安局正式立了案,警察也毫无头绪。

原本,爸爸是一名小学校长,妈妈经营着一家水果店,许安出事后,爸爸从学校辞职,对妈妈说,“以后我要把所有精力放在找儿子上,家里就靠你了。”妈妈含泪点头,“不管多久,我们一定要找到儿子。”

而我,在此后的无数个深夜里,都蒙在被子里流泪,我在想,如果不是我让许安出门买冰棍,他是不是就不会遇到人贩子?我们家是不是还如以前一般平静快乐? 我们的世界从此黯淡

附近的几个镇找遍了,县城也找了,市里也找了,依然没有消息,爸爸决定扩大范围,全国各地去找。于是,家里就只剩下了我和妈妈。妈妈的身体从许安失踪之后就越来越差,脾气也不好,整个家都被低气压笼罩着。从前大大咧咧的我开始学着察言观色,学会小心翼翼地说话。

我从小学上到了初中,爸爸一直在寻子的路上,踏遍了大半个中国。第八年开春,爸爸回来了。因为有人往家里打来一个电话,说在威海的孤儿院有一名男孩和我们要找的人十分相似。那天 晚上,妈妈下厨认真做了一桌菜,我们一家3口也终于能坐下来好好吃顿饭。我们一起去了威海,然而结果令人失望。回来的路上,我们一直沉默,来时的那一点点期待与喜悦就像一片雪花,轻轻一碰就化开了。

自此,爸爸似乎真的放弃了,开始喝酒,每天醉醺醺的。我愤怒地把爸爸的酒瓶摔到地上,“爸爸,如果你放弃了,就真的一线希望都没有了……许安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,不知道会不会挨饿受冻……”两行泪从爸爸的眼里涌出来,“许美,你知道吗?有时候放弃比坚持难多了,我还想接着找,可你告诉我,我该怎么找……”那天晚上,昏黄灯光下爸爸的背影显得特别瘦小,我才发现,原本伟岸的父亲已经开始衰老。

妈妈坐在沙发上一遍遍地擦拭着许安的照片,这些年,她的泪早已哭干,却始终记得每天看一遍许安的照片。原来我们谁都不可能真正放下。从失去许安的那一天开始,我就知道,如果他没有回来,我们的余生都不可能真正快乐。

妈妈病倒了,很严重的病,苦苦撑了那么多年,她似乎早就料到了自己会倒下。手术前她把我拉到床前,说: “许美啊,这么多年,爸爸妈妈对不起你,为了找许安,我们忽略了你很多。想一想,自许安不知所踪后,没有给你庆祝过生日,没有陪你逛过街。爸妈亏欠你实在太多,委屈你了。”

我握住她的手,“妈妈,你和爸爸没有对不起我,如果不是我……”我鼓足了勇气,“妈妈,那一天,是我让许安出门去买冰棍的,如果不是我,他不可能会被拐……”妈妈听完,眼里充满泪水,最后叹了一口气,“这么多年,你一定不比我和你爸爸好受多少。你为了找许安,也吃了很多苦,流过很多泪,妈妈不怪你。”

“妈妈不想因为许安的事阻碍你的人生,但是妈妈还是想求你,如果我死在手术台上了,如果你爸爸将来也走了,也请你不要放弃寻找你弟弟,好吗?他永远是我们未了的一个心结啊!”

我点头。 终于等到你

还好,妈妈的手术很成功,不然,就算最后找到了许安,一家4口团聚的心愿也不算真正完成。

大学毕业后,我很努力地工作赚钱,利用各种途径寻找许安。期间我谈过几个男朋友,他们都被我寻找弟弟的固执行为吓跑了。后来,遇到了一个男生,体会我与许安的手足之情,为我出谋划策。他鼓励我上寻人节目。

主持人问我:“许美,此时电视机前有无数个人看着你,你想对他们说一些什么?”

我说:“我只想对人贩子说一句话。求求你不要死得太早,你死了,我弟弟就一点线索都没有了!”

我忍不住,在镜头前咆哮起来,我对人贩子恨之入骨,却又希望他们能良心发现,向我提供弟弟的线索。我没有想到,就是这一句话,这一个镜头,打动了无数人。通过节目的传播,每天都有几十个电话打给我,向我提供线索。有个男孩在挂掉电话之 前和我说:“如果你真的是我姐姐就好了,我也是被拐卖的孩子,可是没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姐姐来找我。”我含着泪,安慰的话一句也说不出口。但在那一刻,我的内心充满了力量,只要我坚持,一定能看到曙光。

接到另一个电话,是在一个深夜。电话里的男孩问:“姐姐,是你吗?我记得小时候你带我去爷爷的屋里玩,爷爷有个箱子,里面装着很多书,我们把那个箱子藏在了院子里的那棵芒果树下。爷爷会做很好吃的糖人,孙悟空形状的,我很喜欢吃。”

我等这个电话,足足等了16年。他是许安。我们的爷爷会做糖人,赶集的时候就会带上我们在街上卖糖人。许安喜欢孙悟空,爷爷每次都给他捏孙悟空样的糖人。爷爷有个小箱子,有一次我们和爷爷闹脾气,把他的小箱子埋在了院子里的芒果树下,这件事只有我和许安知道。我哽咽着,一边哭,一边笑。原来,许安被拐卖到广东珠海一户家庭,那家夫妇因为身体原因没有孩子,因此对许安视如己出。许安被拐时才4岁,童年的记忆比较模糊,只 是隐约记得以前的家庭有两层洋楼,家里有爸爸、妈妈、姐姐,还有一个捏糖人的爷爷。但是具体的家庭住址、家人名字,他都忘记了。直到有一天,他在网上看到一个寻亲节目,惊讶地发现,他和那个叫“许安”的人,竟有如此多的相同点。于是,他鼓起勇气,给我打来了电话。

找了这么多年,终于找到亲人,说不激动是假,但更多的,是怯。我曾问爸妈,如果许安和他养父母的感情更深,不愿意回到我们身边怎么办?爸爸沉吟了一会儿,说,“只要他健康、快乐,好好活着,在不在我们身边,喊不喊我们‘爸妈’,都不重要。”

见到许安的那一瞬,我和爸妈3人同时流泪。这么多年,终于等到你了。

许安,你走之后,我的世界再无半点星光。我曾以为,我将一辈子寻你,直到生命终结。谢谢你找到回家的路,让我们残缺的世界回归完整。谢谢你的归来,让我们所有的跋涉都有了意义。愿天下每一次分离,都有重逢,愿我们此生,再也不分开。 (夏之炎摘自《中学生博览·文艺憩》2016年10期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