妈妈,我吃饱了吗

37 Women - - 特别策划 -

那天清晨,难得悠悠好心情,吃了我为她盛好的热粥和剥好的鸡蛋,她漱了漱口,一本正经地问我,妈,我吃饱了没有?

见她一反常态地乖乖吃饭,我喜滋滋地嗔怪她,吃没吃饱要问妈啊,都上高中的姑娘了。没成想,这话让悠悠笑容一收,对啊,我都上高中了,你还天天逼我吃饭,你说你操的是不是闲心?说完,她摔门而去,留下刚反应过来的我,反驳都没来得及。

自从悠悠上了高一,青春期的叛逆就像快炸开的高压锅,把我气得一愣一愣。就说早晨这顿饭,多给她盛一勺,她便气鼓鼓地不吃不吃地嚷。我气不打一处来,禁不住摔下筷子抱怨,这孩子,真是不懂事……

她爸耸耸肩,慢条斯理地说,你啊,想当然地以为你的给,就是她的要,她反抗,你还批评她不懂事没良心。你这是要她在你的溺爱掌控之下做个傀儡?

我瞬间的错愕之后是震惊,继而,从前的邻居英莲哭泣的画面从我脑海中呼啸闪过,我的心里,充盈着深深的羞惭以及后怕。 你可以去住校

英莲比我小一旬。她的母亲于婶是相当有能耐的女子,在她的安排下,英莲自小到大,顺风顺水地走过来。去年遇到英莲,她对我哭诉,说丈夫出轨,时不时对她大打出手, 而于婶却以死相逼不许她离婚。看她形容枯槁、万念俱灰的样子,我心疼她,带她去找我的一位做心理辅导的同学。

在同学那里,英莲哭诉,我哪有自己的人生啊,我妈一路做主,替我选学校,选工作,选老公,稍微不如她的意,她便说我忘恩负义……英莲捋出青痕斑斑的手臂,他就这样打我,我妈还不许我离婚,还口口声声说是为我好……

本以为同学的心理辅导可以帮她走出来,可几个星期后,英莲迟疑着告诉同学,她妈妈说心理辅导都是骗人的,她不再去了。同学说,你这个邻居,灵魂被她妈妈的溺爱掠夺了,她逃不脱的。

我冷不丁地一激灵。此时此刻,我也如同于婶一般,企图用关心与溺爱掌控悠悠的人生吗?

晚上悠悠放学回家,我凑过去想同她聊聊,我只是想告诉她,我爱她,愿意尊重她。可没成想,不等我开口,悠悠便面无表情地拒绝我。

我不知道如何修补已经恶化的关系,开始试着解释,悠悠,你想妈妈怎样做?悠悠挑衅地看着我,说,我现在想住校,图个耳根清净,你肯答应吗?

没等我说话,她爸先我开了口,住校吧,悠悠,爸支持。你明天就可以向老师申请。真的?悠悠欢喜雀跃,再次得到她爸肯定的答复之后,向我做了个鬼脸,一溜烟儿跑了。

她爸回过头来,笑眯眯地对我 说,她需要独立,需要培养自己的价值观。但是独立也需要足够能力,就当历练和考验,放她住校吧。 放开你,让你长大

3天之后,悠悠带着家当开始了她向往以久的集体生活。

可事出所料,离家后的悠悠不时打电话向我抱怨学校的饭菜,跟我哭诉难处的舍友,甚至洗衣服洗澡这样的小事遇到麻烦都要问我怎么办。结果还没住上一个月,悠悠便在一个周末正式宣布,她不住校了,她要回家,仍然过走读的生活。

她爸说,悠悠,回家住就意味着你又沦入你妈的魔掌,听她的管教,听她的唠叨,你还愿意吗?悠悠愣了愣,嘟起嘴,垂下睫毛,小声嘟囔,当然不愿意,可是……

可是你仍然想回家住。她爸严肃起来,说,你想得到宠爱得到享受,又烦妈妈管你,你渴望自由,却又不愿意承担自由的代价。我很郑重地提醒你,如果你精神不独立,恐怕将来很难真正独立。我的话,悠悠你懂吗?

她爸起身去了书房,我狠狠心接着说,悠悠,你爸说得对,住校算是你人生中第一次历练。成长会痛,可是不经过苦痛,你也长不大。悠悠紧紧抿着嘴角,不说话。

那天晚些时候,悠悠蹭到我身后,摆弄着我的衣领,用低低的声音说,妈,我想了好久,明天晚上我不回家了,要接着住校。她顿了顿,接着说,虽然我很多时候对你态度不好,但你爱我关心我,我心里很感恩的。

我心里很是欣慰,不舍地拉住悠悠的手贴到我脸上。

是的,我不可能永远把她护在身下,我拼了命要阻止她去遭遇的苦与痛,总有一天会找上她的门。那么,放开她,让她长大,成为她自己,学会用自己的头脑应对自己的生活,这或许,是每一个母亲都必须经过的心路历程吧。 (旺仔糖摘自《女子世界》2016年9期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