语言天才售货员

37 Women - - 智慧 -

离开伦敦的那一天,我再一次来到梅费尔的一家精品百货公司。它有一层楼都是卖花布的,还有各式蕾丝、扣子、皮筋等配件出售。

这是我第二次站在碎布区。各式各样的边角料被处理成10米长、1.3米宽的布条,按色系分类,12条一捆,包装精美地散放在篮子里。我就是被它们迷住了。

“你好。”身边响起一个男声,之后是一串日语。我转身,看到一个小个子亚洲男人,他穿着制服,收拾得非常干净利索,头发梳得也是一丝不乱。

他看到我稍微愣了一下,立刻表示抱歉,然后又是一通韩语。我笑了: “我也不是韩国人。”我用英文说。他赶紧转用英语表示抱歉,是一口标准的伦敦腔。接着,他向我介绍这些花布是如何美丽,如何密实且薄滑。

“可是,我买回去干什么用呢?”我问。“让我给您展示点儿东西。这边请,好吗?”我们依然在用英语交谈。我跟着他走过去。他弯腰拿起一块碎花拼布小被子:“瞧它多美。”他简直像注视情人一样注视着 它、抚摸着它,然后一言不发。与其说我被那小被子打动了,不如说我被他打动了。

“您是中国人吗?”我问他。“您为什么会判断我是中国人?如果您认为我是中国人,那您认为我是上海的、西安的、河南的,还是广东的?”他有点促狭地看着我。就这样短短一句话,他使用了他所提到的所有省份的方言,每一种都很标准。

“好吧,其实你是法国人。对不对?”我开了个小玩笑来平复自己过于惊讶的脸。“下一刻,你会不会怀疑我是西班牙人?”他马上用法语这 样问我。

“你不要告诉我。你甚至会说俄语。”我的声音忍不住提高八度。他嘴里马上吐出一堆听不懂的话,然后用英语说:“这是用俄语念了普希金的一句诗。”说完后,脸上依然是淡定的微笑。

我对花布的兴趣彻底转移到他身上。他告诉我,这家全球有名的贵妇百货,来的自然是世界各地的顾客。“要服务他们,就要学会他们的语言。”他解释说。

“你能说多少种语言?”我问他。“和我的年龄差不多吧。”他耸耸肩,很无所谓的样子。“怎么可能?你怎么学的?”我看着他脸上的皱纹,即便他天生老相,也超过40岁了吧。

“客人在商店说话,我就在旁边听,听多了就会了。”他说出答案。“那你为什么不去做点别的,我是说,跟你的语言天分相关的事呢?”

“我现在就在做啊。”他冲我眨眨眼。我那高低贵贱的恶俗思想如白蚁蛀的木屑,在他清澈的目光下四下纷飞。 (阿容摘自《中外文摘》2016年18期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