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众不同,易生烦恼

37 Women - - 意林 - ●刘墉

孩子,为什么你看起来非常勤奋,却总是费力不讨好?先别急着抱怨,有些事不是你觉得对,就要勇往直前,因为可能是你用力用错了方向,没有按照别人的要求去做。

今天,你一进门就嘟着嘴说: “法文老师不讲理。”

“怎么不讲理呢?”我问。“她考法文,除了一般的题目,还出了个加分题,答对了可以再加10分。”你气呼呼地说,“我明明写对了,却只加5分。”

“加5分也不错了啊。”我笑笑。“可是,我认为应该加10分,就去跟老师争,她偏不给,所以我不高兴。”

“为什么不给呢?”我又问。“她画了4格漫画,里面每个人说话的框子都空着,要我们自己想,自己填。我填得都对,可是老师说我的方向不对,所以只能算一半。”

“什么方向不对?”我也不懂。“就是从左向右看,还是从右向左看。”你把考卷掏出来,指着那4格漫画,“老师说一定要从左向右看,我偏偏写成从右向左看。”

“我们中国人就常从右向左看啊。”我说。“对啊。”你叫起来, “我就跟老师这么说的,可是老师说法国人都是从左向右,不是从右向左,所以我认为老师不讲理。” 下面,我来跟你说几个故事。

我高二时,已经得了两次学生画展的大奖,大家都认为我有绘画天赋。有一天,地理老师把我找去,说校外举行地图比赛,要我画一张来参加。

我兴奋极了,回家立刻动工,先打格子、算比例,用铅笔描出“等高线”,再一点点着色,用黑色的笔勾出河流和城市,最后用宋体写上各地的名称。足足花了一个多礼拜,地图终于完成了,怎么看都像一张印刷品,工整极了。

我得意地拿去给地理老师,猜想她一定会大吃一惊,不相信我可以画得那么好。老师打开地图,果然吃了一惊,但是接着,她的眉头皱了起来:“为什么原来应该低的地方是绿色的,高的地方是褐色的,你画的却相反呢?”

“我改了。”我得意地说,“您看,图例上我也改了,因为我觉得低的地方是城市,建筑物多,应该灰灰黄黄的;山上都是树木,所以应该是绿色的。”老师却把脸拉下来说: “但是,大家都那么画,画了几百年了,你改变它,人家怎么看?就算看得懂,也不习惯啊。”

地理老师把我一个多星期的心血退回了,连送出去试试都不愿意。我永远不会忘记,那天把地图带回教室,同学们都盯着我看的感觉。我想,大概就跟你今天的心情一样吧。

那件事,我气了好多年。但是,后来进入社会,愈来愈成熟,愈来愈认识这个世界,就渐渐不气了。因为 我开始了解,我们是生活在人群之中的,就不得不遵守人群里许多“约定俗成”的规矩。

记得我在大学时代,有一次参加辩论比赛,对方的人因为逻辑有漏洞,我没几句话就把他给辩倒了。可是成绩出来,我精彩的演出,却没得到最高分。

我去问原因,评审老师却说: “规定每人发言3分钟,你只讲了40秒,所以要扣分。”“我40秒就把他辩倒了,何必硬拖上3分钟呢?”我不服气地问。“因为这是规定,时间超过要扣分,不到也得扣分。”评审老师摊摊手。

后来,当我出版画册时,就做了一件不讨好的事。为了表现得跟别人不一样,我要求装订厂把书做得比习惯的标准大了一点。画册出来后,人人叫好,也在画展上卖了许多。可是画展之后,送到书店,却被退回不少。因为书的尺寸太特殊了,比标准的尺寸高了1厘米,书店的架子塞不下,只能退了回来。

孩子,知道我为什么说这些故事吗?我是要告诉你,在这个世界上,我们虽然可以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事,只要自己认为对,就勇往直前。但是你也要知道,打牌有“牌理”,游戏有“游戏规则”,各地有各地的民俗,当你参加那个属于大家的活动时,就不能不考虑约定俗成的规矩。

中国人常说“入境而问禁,入国而问俗”。意思是当你进入一个新地方,应该先问问人家有什么禁忌;当你进入一个新国境,最好先了解别人的习俗。你现在还小,还不会有这样的感触。但当有一天,你走向外面的世界,就会逐渐了解这句话。

别为法文老师坚持漫画要“从左往右看”生气了,因为那是法文啊。说不定哪一天,你的法文老师学中文,看中国古书,就不得不乖乖跟着你“从右向左看”了。 (丁香清幽摘自《唯奋斗者得功名》北京联合出版公司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