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境防割

37 Women - - 意林 - ●毕淑敏(张秋伟摘自《恰到好处的幸福》湖南文艺出版社)

旅游时认识了一对夫妻,职业是制作防割手套。我问,这手套坚硬到何种程度呢?他们笑而不答,说回到北京后你到我们那里参观一下就知道了。

第一眼看见防割手套,平凡到令人垂头丧气。和普通车工钳工戴的白线手套没有任何区别,如果一定要找到不同,就是价钱要贵出很多。也许看出了我的不屑,男主人抽出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握在手中说:“你戴上手套,然后,来夺我的刀。”细端详,那刀尺把长,开了刃,血槽深深。我胆战心惊道:“这刀可以杀死一头牛了,不敢。”他又说:“要么我戴上手套,请你来割我吧。”我说:“本人奉公守法,恕我也不能从命。”他无奈,只有亲戴手套,自己来割自己了。

戴上防割手套的左手有些臃肿,右手执刀杀气腾腾。晶光闪烁长刃劈下的那一瞬,我吓得闭紧了眼睛。等睁开眼睛,却看见雪白的左手手套上,只有一道淡淡的痕。

主人告诉我,看似普通的棉纱 里,捻进了500根高弹钢丝。临走的时候,主人送我一副防割手套,笑道,从此你可空手夺刃了。

有一段时间,我出门书包里常带着防割手套,期望着碰上一个行凶的歹徒,冲出去见义勇为。然世事太平,梦想竟无法成真。坚固的防割手套渐渐蒙尘,终有一天,我在乡下干活的时候,想到委它以新任。花圃中月季正香艳,这是我最渴望修剪的花卉。只是那些锐刺尽忠职守,我手笨,每一回都被扎得十指痛痒。

连刀剑都能阻挡,还怕小小的 荆棘吗?我戴上防割手套,所向披靡地抓起了月季花茎。顿时,双手像被蜂群包围,数不清的小刺同时扎入肌肤。慌乱摘下手套查看,七八处鲜血淋漓,实为我充任业余园丁以来损失最惨痛的一次。

那天,我贴着大约10张创可贴完成了剪枝工作。看来10万根钢丝也无法保证我们的心境不受损毁。更不用说,人是不能无时无刻都裹在钢丝里面的。

你想保有对世界的好奇和快乐吗?你必须除去心的伪装,敞开你的心扉。心没有蓑衣,也没有斗笠,心会受伤,心也会流血,这就是心的功能啊!

把心藏在钢铁中,且不说钢铁也是有缝隙的,就算心境防割,心也不能再活泼地游弋,那才是心最大的哀伤。一个心理健康的人,心可以流血、撕裂,自己能够飞针走线地缝合。她可以有累累创伤,更会有创伤愈合之后如功勋章般的痕迹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