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芬兰老公的战争

37 Women - - 理财 - ●黄静(从容摘自《莫愁·天下男人》2016年8期)

“作”出来的烦恼

2012年在外企工作时,我与芬兰人曼通宁相恋并结婚。2014年,曼通宁在中国的顾问工作结束。我跟着他来到了芬兰的首都赫尔辛基,并成了全职太太。

初到一个地方的新奇感消失后,我开始感到焦虑,每天好几个电话追问曼通宁在干什么,何时下班等等。最初,曼通宁还很耐心地安慰我,可时间一长,他受不了了,“静,你是独立的人,你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。现在是我的工作时间,请你尊重我的工作。”说完毫不留情地挂了电话。我在内心狂喊:“为何你就不能哄哄我,难道你看不出来我在寻求安慰,寻求关注吗?”

那是圣诞节前夕,我们又为鸡 毛蒜皮的小事而剑拔弩张,曼通宁收拾了下自己的情绪,很冷静地对我说:“我们改天再聊吧,今天彼此都冷静下。”我心中怒气四起,一副不争出个对错不罢休的样子,对着他又是一通大嚷大叫,曼通宁却慢条斯理地说:“你声音太大了,会影响邻居休息的,我也要休息了。晚安!”说完,迈着优雅的步子上了楼。

我朝着楼上大叫道:“没人听我说话,是吧?那好,我现在就走。”说完,我摔门而出。两个小时过去了,被冻得瑟瑟发抖的我已经完全没有了脾气,心中暗想,说不定,曼通宁正在焦虑地等我回家呢。然而,黑乎乎的客厅与我走之前一模一样,根本没有我期盼中的那张担忧愧疚的脸。

我冲到卧室摇醒已熟睡的曼通宁:“你知不知道我刚才出门了?”他睡眼惺忪地答道:“知道啊。你关门的声音那么大,我当然听见了。出去平静一下很好嘛。”我更加气不打一处来:“这么晚了,你就不担心我在外面有危险?”“我们小区很安全。你是一个成年人,难道还要别人担心你的安全吗?”他气定神闲地说完后,又躺下呼呼大睡了。

中国男人都知道,吵架时女人闹着离家出走,只要说点软话,死死拉着就完事了。为什么这出戏码在我与芬兰老公的婚姻里却百试不灵呢?

离家出走的惊险

来芬兰这么久,最让我兴奋的是,认识了薛琴。她来自浙江,和我 一样也嫁给了一个芬兰人。共同的经历,让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闺蜜。

一个周末晚上,薛琴突然来到我家,哭着告诉我,她和老公马克吵架了。我正在替好友愤愤不平时,马克的电话追到了我家。马克在电话里礼貌地问,薛琴是不是来找我时,薛琴在一旁拼命地对我摇着头。我立刻明白了薛琴的意思,告诉马克我没见过薛琴。

薛琴一边拭着泪水,一边气鼓鼓地说:“现在知道着急了,早干什么去了?就让他着急。今天我能在这里借宿一晚吗?”想到曼通宁出差了,我立刻大方答应了。那两天,我们逛街、看电影,惬意不已。

哪知周一一大早,邻居欧林太太 就来敲门,慌忙地问我:“静,周末和你一起的那个中国女人还在你家里吗?”我纳闷地点了点头。欧林太太神色严肃地说:“那你赶快和警察联系吧。电视里播她的寻人启事呢。”我和薛琴瞬间石化。

原来薛琴和马克吵架时,不仅摔坏了家里的电视机和马克的手机,还插了把刀在两人的合影上,随后离家出走。过了24小时仍无音信后,马克不得不选择了报警,他甚至对警察详细地描述了他们吵架的过程。

警察认为薛琴情绪极不稳定,是个有暴力倾向的女人,这样的人可能会干出危害社会的事。出于慎重,进行了电视寻人,并请全城的市民小心。

在警局,警察断定薛琴需要接受心理评估,并联系了她的工作单位,导致薛琴和老公吵架的事人尽皆知。而我则需要向警察解释,明明她在我家,为何我要骗马克说她不在。

有了前几次惨烈的教训,我开始改变思维。去超市买东西,我首先会考虑,我能拿下多少东西,而不是狂买一大堆后,给曼通宁打电话求助,让他赶紧来帮自己。干完家务后,我也不会为了得到他的表扬,而处心积虑地让他看看家里有什么变化,而是直白地告诉他:“亲爱的,我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修整花园,你应该夸赞我。”

又一次生日时,当曼通宁问我想要什么礼物时,我不再像以前一样嘴里说着无所谓,心里却希望他能猜出我的心意。我直截了当地告诉他,我想要一个最新款的扫地机器人。曼通宁笑着说:“我真怕你又让我猜。你的想法那么多,我真的不知道猜什么才是正确的。”

其实在芬兰,男人大都很尊重自己的妻子,他们给予妻子绝对的自由和信任。在他们眼里,女人与男人是完全平等的,他们能做的事女人一样做得到。出于礼貌,他们会很绅士地优待女性,但绝不是纵容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