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夺走的信心

37 Women - - 文档 -

几 年前我做咨询,接待过一位失恋的男生。他的女朋友喜欢上了别人,连招呼都没打就走了。男生伤心且愤怒,黯然神伤地说:“她夺走了我的自信。”

这个说法很奇特。我问:“她怎么夺走了你的自信?”男生说,以前他很自信,现在,他觉得自己是彻头彻尾的Loser(失败者)。他用的词是“觉得”,说明这是他的一种感受。仔细体会这个说法,里面既有情绪化的成分,同时也暗含一种确定感,仿佛是说,我不应该觉得不自信。我问他:“那么,事实是怎么样,你究竟是不是一个Loser?”男生恶狠狠地说:“我就是。”

我说:“所以,你以前的自信是一种错觉吗?”男生愣了一下:“怎么会是错觉?”“你说自己是Loser,那你以前的自信岂不是错的?”男生赶紧摇头:“那不是错觉,只是我现在没有自信了而已。”我说:“这样说来,你知道自己不是Loser。”

他这个表述,与自己前面的话反过来了。但他完全没注意,很自然地点头:“我知道。”又补充了一句:“光我知道有什么用?人家不信啊。”

我从他的说法里,抓到了一些微妙的东西:“你的意思是,别人信,你就信。别人不信,你也就不信了。所以你才说,她把你的自信夺走了?”他点点头。我说:“说明你早就放弃自信了。”

其实,他主动把自信这东西,交给另一个人来取舍,并非那人的离开夺走了自信,而是早在她离开之前,他已经把自信交出去了。

前几天,网上因为一件诈捐的事炸开了锅。有人说,这个人最大的恶行,是把世道人心搞坏了。人们为什么骂他?因为他破坏了大家对世界的信仰,人们以后不敢再相信别人是诚实的,也就帮不到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。

这里面有同样的逻辑。他们在表达,他们愿不愿意当一个善良的人,这件事并不取决于自己,而取决于某 一个行善对象的人品。对方是好人,善心有了回报,他们才会继续行善。对方是骗子,他们就不会善良下去。和前面的男生一样,他们把权利交到别人手里,要求别人配合自己,共同呵护对善良的信心。

我变成怎样的人,做怎样的事,取决于你的行为。一个人要对别人抱有怎样的信心,才敢作出这样的宣言呢?非要说“你一走,我就丧失了自信”,这份自信岂不是任人宰割?

我从来不敢抱这种信心。有人说,看我的文章,知道我骨子里是悲观主义者。这话说得没错,然而,与其说是悲观,倒不如说是慎重。

这是我的生存法则:永远保留对别人的不确定。在不确定之下,是不是还能保持本心?无关乎别人怎么做,自己做什么样的人,按怎样的原则行事,完全取决于自己。惟有如此,才可以在任何情况下保持坚定。不管别人是好是坏,我坚持我的善行,正如不管我爱的人是去是留,也不丢掉我的自信。做到这一点,就不会总去质问“你怎么可以夺走我的信心?”

因为我的信心只在我这里,与你无关。 (黄玉摘自《南方人物周刊》2016年39期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