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需要一个兄弟姐妹

37 Women - - 万家灯火 - ●凤朝

从 有记忆开始,我们就为各种琐事打架,为了端午节谁的鸡蛋大,为了谁又做了一件新衣服。一个跑,另一个在后面狠命地追。

每次妈妈都头疼地说:“你们两个真是前世的冤家,就不能像别人家的姐弟一样相亲相爱吗?”

我不知道别人家的姐弟是如何相处的,反正,我们总是相互厌恶相互仇恨,只要有机会就向父母告状,仿佛只有这样,才能消弭心中的讨厌。

当然,我们也有很要好的时候,夏日安静的午后,大人们都在睡觉,只有蝉声轻唱。他拿出两个竹筛,悄悄地和我来到池塘边,在竹筛里放上准备好的鱼食,再压上一块砖,轻轻地放到水里,等一会儿再慢慢地捞上来。筛子里,便会有很多活蹦乱跳的小鱼。晚上,母亲便会将这些小鱼拌上面,用油炸了给我们吃。

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,这无疑是难得的美食了。这个时候,他不再和我争谁吃得多谁吃得少,而是慷慨地把自己碗里的拨给我一些,那得意的样子,仿佛自己是个了不起的英雄。

好像突然之间,他便长大了,小时候的圆脸变成了长脸,嘴唇上也长出了胡子,比以前长高了许多,却变得异常的瘦。

我考上大学两年后,他也考上了另一所大学。有时候会给我写信,用一种我所不熟悉的大人的口吻告诉我,在学校要吃好一点,买些好衣服来穿,照顾好自己。

大学毕业后,我们在不同的城市生活,后来分别结婚成家。忙碌而疲惫的生活让我们渐行渐远,我常常想 不起来给他打个电话,都是他主动打过来。

他变成了一个成熟而稳重的男子,不再像小时候那样多话。好像时光把我们曾经在一起的日子一下子抽走了,那些一起打闹着的日子,变得恍惚。

他对爸妈很孝顺,我妈给他看孩子,他每天晚上给我妈烧水泡脚。提起他,我妈总是很满足。有一次我给我妈打电话,不知不觉又说起他,她说:“这个世界上,父母不能陪你们一辈子,只有你俩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了。”

不知怎么,那一刻有些酸楚。可不是,丈夫和孩子与你在一起的时光,也只是后半生而已。只有他,从头到尾见证了你的一生。

前一段时间,我家里出了点事,那时候他远在几千里之外,却不顾我的阻拦连夜赶了回来。看着他风尘仆仆的样子,我心里顿时安定下来。原来,在这个世界上,只要我需要,还有人会随时出现在我身边。

昨天,我给他打电话,说将来我们老的时候,一定要搬到一起住,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,两家人相互照应,安享余生。屋外鸟语花香,草地上有孩子们的笑语,他笑着说: “姐,没问题。”

这些年,我们都在成长,也有很多地方都在改变,可我知道,对于我们来说,有些感情,仍埋藏在内心深处,我们不用费力气去浇灌它,不用去努力讨好它,它也一直都在我们触手可及的地方。 (春之暖摘自《人生与伴侣》2016年12期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