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妈妈不简单

37 Women - - 万家灯火 - ●张春

我真是太会带孩子了 我的妈妈不普通。邻居家的小朋友吃饭到处跑,她妈妈总是拿着碗跟着喂。我家从来没有这个问题。小时候,我有一次赌气不吃饭,我妈劝说无果,就收了碗筷,并把家里吃的全部藏起来,从此我再也没赌气过。

我4岁时,和其他小孩子在高楼外的屋檐上追跑嬉闹。我妈看到后,没有打骂我,只去买了个大西瓜,带我站到那个楼顶,然后把西瓜扔下去,说:“你看,摔下去就是那个样子。”

妈妈也有温柔的时候。有一次,我在家里看《哪吒闹海》,看到哪吒自杀的时候,该去上学了,我只好一边大哭,一边跑。然后,远远传来妈妈的声音,她边跑边喊:“哪吒没有死,被他师傅救活了,不要哭了。”她追了起码200米。

小表侄的成长经历也可以印证我妈的非凡。小表侄的嗓子天生不好,扁桃体特别容易发炎,却偏偏喜欢吃辣椒,谁也拦不住,可是一吃就病。

有一次,家里买了特别辣的辣椒,他一定要吃。我妈说,那你吃。他一口气吃了5个,然后辣得伸着自己的舌头,两只手轮流捋。这一回病得更厉害,扁桃体发炎,又引起发烧,半个月才好。

之后,小表侄一吃饭,就说: “菜里少放一点辣椒。”也从那以后,再也没得过扁桃体炎。我妈得意地说:“我真是太会带孩子了。” 我想让你哄哄我

我不到10岁的时候,妈妈就说,不要和男人太亲密,更不要让男人碰你。有一次,我和两个小女孩跑到一个没有人的山头。一个20多岁的男人来和我们说话,然后挨个儿抱我们,说要看看有多重。我看到他抱起一个女孩,撩起她的衣服,突然觉得不对,大喊一声:“快跑!”我们就这样跑掉了。很难想象,如果妈妈没有告诉我那些重要的事情,当时会发生什么。

初中时,我第一次收到情书,非常忧心,试探地拿给妈妈看。妈妈仔细看完,然后喜滋滋地叠起来还给我说:“青春真好,还有人写情书。”我松了一口气,觉得没有什么事是不能和她说的。

我们之间,也不都是美好时光。青春期叛逆时,我跟她争吵,说出过分的话:“等我长大了,还了你们的钱,就再也不欠你们的了!”

她沉默良久,叹了口气,说: “我们大人也有心情不好的时候,你看《还珠格格》里的小燕子,总是逗皇阿玛高兴,你就不能也哄哄我吗?”

当时十几岁的我,拼尽全力准备跟妈妈大吵一架,她却在盛怒之时,告诉我她的软弱,她需要我。那个不懂事的少年,终于意识到了自己该为成长负起的责任。 我不能倒下去

在我辗转全国考美院的那些年,爸爸病倒了,妈妈不眠不休地陪护40天后,竟然还胖了。她说爸爸吃剩下的东西,不管是什么,她都搅一搅全部吃掉。受不了的时候,就跑到卫生间大哭一场。

爸爸终究还是去世了。她规定自己每天只能痛哭一个小时,剩下的时间就要振作起来。因为她的孩子都还小,她不能倒。

命运是猜不透的。爸爸去世一年后,我刚考上大学,突然也卧床不起。等妈妈推门走进我宿舍时,我已经躺在床上不能动了。

当时在北京看病很难,每次要排四五个小时的队。我连躺着都没有力气,还要坐在人山人海的地方候诊。病久久没有确诊,医生也没有建议住院。

那些日子,我和妈妈就睡在宿舍的小床上。我很疼,只在凌晨能睡一小会儿。妈妈为了让我睡好一点,总是蜷在最小的角落里,而且很早就起床。同学告诉我,遇见妈妈在空旷的操场上独自痛哭。

在北京治疗3个月后,我的病没有一点起色。她就背着我,从北京跋涉两千公里,一起回了家。她到处寻访各种疗法,又背我去各地治疗。

最后,她自己试药开药,在自己身上试针,给我扎针。她甚至琢磨出了一套按摩的手法,能准确地摸出我任何地方的疼痛,并说出疼痛的程度。半年后,我站了起来,回到北京去读书。

妈渐渐老了,成为一个可爱的老人,都60多岁了,还在忙来忙去,觉得还能做很多事。

今年3月,她到厦门来看我,我们去海边散步。妈妈说,她以前走路姿势不对,现在因为腿脚没以前好,反而变得很会走路。

她说:“要把手甩开,专心致志,不要突然快,也不要突然慢,好好呼吸。要这样,一脚一脚地走,走多远也不会累。”她平静地望着前方,稳稳地走着路,因为认真而显出协调又动人的姿态。我望着她,眼里突然涌出了热泪。

妈妈一直喜欢看我写的文字。现在,我要出书了,我想对她说的话,也终于想好,千言万语变成两个字:幸会。 (阿燕摘自豆瓣一刻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