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你爸爸,你是我祖宗

37 Women - - 智慧 - ●刮刮油

1

那日我带儿子回我爸妈家吃饭,在楼下碰见一位邻居。许久未见,见面自然一番寒暄。

邻居:“回来啦?最近怎么样,忙吗?”我:“还可以。”邻居:“最近经济形势不好,你们这行也不好做啊。”我:“是。你呢?还那么爱吃?”邻居一愣:“对,我这人嘴馋,就好口吃的。”我:“爱吃好啊,还那么能睡?”邻居:“嗯,沾枕头就能睡着。”我:“真不错,得,我先上去了,回见。”邻居:“回见。”上了楼,我儿子问我:“爸,你问的怎么跟叔叔问的不一样?”我微微一笑,暗忖教育儿子的时机到了。“怎么不一样了呢?”儿子说:“叔叔问你工作,可你问他吃饭睡觉的事。”

我一脸深沉:“儿子,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。我问你,如果叔叔工作不好做,我能替他去工作吗?”儿子:“不能。”

我笑了:“所以我不去问这些。如果这正好是别人烦恼的事,而你又不能替他去做,何必去问呢?”儿子点点头。

对孩子的教育不能靠生硬的灌输,更重要的是平日里见缝插针的闲聊。想到这儿,我心中有点儿得意。对于教育孩子,我向来是有深入思考的。

“爸爸。”儿子眼里闪着光,他一定求知若渴。“怎么了,儿子?”我慈祥而欣慰地看着他。只要你懂了,爸爸就很开心,我想,那时我一定充满了父亲的光辉。

“你这么问他,你能替他吃饭睡觉吗?”“一边待着去。”

小祖宗,爸的心好累。

2

儿子有一种心理,任何爱好只要上升到学习,他就再也爱不起来。上了二年级,他的语文课开始有写短句 的需求,我发现他对事物的描述只能写成如下的样式:迪士尼真好玩。这朵花真好看。冰激凌真好吃。

我对这件事进行了深刻的思考。首先考虑到他的年龄,我并不能要求他长篇大论写出什么花儿来,但作为一个善于观察和思考的父亲,我觉得他对事物的观察绝对不该只到这个程度,我必须适当地引导他,避免使用这种简单粗暴、枯燥干涩的语言。

但怎样来引导,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。直接告诉他一定是一个最坏的方法,非但不能引导他把自己的所见所想写出来,还会限制他的思想。我不能做这样一个禁锢孩子思想的爸爸。

我决定好好跟他谈谈。“儿子,我看了你的写话本,有点儿意见想跟你聊聊。你想听吗?”我温柔地说。“不想。”儿子玩着玩具,头也没抬。“那周末看电视的时候我再跟你聊吧。”我更加温柔地说。“行,现在聊。”他放下手中的玩具,相当配合。每个人都希望被温柔对待,孩子也是。

“儿子你看,如果我跟你说,迪士尼真好玩,你能知道怎么好玩吗?”“我能。”儿子诚恳地说。

“你不能。你怎么能知道哪儿好玩?”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有点儿不淡定,赶紧回到了温柔的轨道,“你是因为去过那儿才说知道,要假设你没去过,那么你听了我说的,能知道怎么好玩吗?你要能知道,咱们下次就不用去了,我在家给你说说就好了。”

“不不不,绝对不能知道。”儿子又想通了。

“这就对了,我们写话的目的,就是要让没有去过那里的人看到你写的文字后,好像到了你说的那个地方。”我语重心长。“嗯,我明白了。”

“爸爸刚开始写作文的时候,语言也很匮乏。不过我没有灰心,我记得有一次我为把一朵小花的形态写清楚,趴在地上从花蕊、花瓣到茎叶,从形状到颜色,足足观察了半个小时。”儿子听得很认真。

“还有,阅读是个好办法,大量的阅读可以让你建立文字和写作的概念,积累足够多的词汇,然后再跟自己脑子里的东西结合,不愁写不出具有自己特点的短句来。”

干巴巴的说教不是我追求的,如果想要达到目的,让孩子听进去很重要。我对这次教育颇有点儿得意。

这时候,孩子的妈妈走过来。“爷俩儿聊什么呢?这么热闹。”我想,听我用心说了这么多,儿子一定很有心得。“妈妈,你知道吗?我爸小时候不会写文章,写个花儿写了半小时写不出来,还得出去看,你说我爸语言多匮乏。”“一边待着去。”

小祖宗,爸的心好累。

3

在跟孩子的相处中,我殚精竭虑,既想树立威信,又不想仅仅流于威信,讲科学,讲道理,举事实,编故事,战战兢兢,拼了老命才成为一个不那么称职、但还说得过去的爸爸,但是人家轻轻松松就成了我祖宗,让我自叹弗如。在当家长的修炼之路上,我的道行还差得远呢。

(摘自《读者·原创》2017年1期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