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婚姻,吵并恩爱着

37 Women - - - ●吴素琴

小 刘是单位借调来的新同事,二十八九岁的样子,大学毕业,长相英俊,笑容晴朗,有个3岁的女儿,老婆还在原来的小镇当老师。小镇离县城有30公里的路,小刘每天赶末班车回家。

因为朋友要结婚,小刘每天下了班就去朋友那里帮忙,连着几天都没有回家。作为老大姐的我们关心地问:“帮朋友的忙,那么多天不回家,媳妇不生气啊?”

“不生气。”小伙子把握十足地说,“我连这几天干吗都没告诉她,我媳妇好哄。”见我们流露出不信的神态,小刘就把电话拨了出去并按下免提:“喂,你是谁呀?”小刘故意变换腔调用不标准的普通话问。

“我是刘夫人啊。”对方用同样“质量”的普通话回复。

“老婆,你知道我这几天干什么 去了吗?”

“老实交代,到底去哪了?”

“我5天前买了一张彩票,中了50万,我今天来石家庄领奖来了。”

“真的?老公,这是真的?你为什么没有早告诉我呀?”

“我想给你个惊喜。我准备给你20多万买辆车,我看好一款帕萨特,你喜欢什么颜色,选择好了,我直接给你开回去。”

“真的吗?你等会儿,我去问问隔壁王老师,她开车多年,比较有经验,我一会儿打给你。”两人你一言我一语,听得我们都傻眼了。这不是开国际玩笑吗,有这么和老婆开玩笑的吗,可怎么收场呀? 在他们通电话的过程中,我们一个劲儿摆手,示意小刘停止。可是他信心十足,眼神示意,让我们放心。不一会,小刘媳妇的电话打了过来。小刘依然按着免提,我们明显听到了对方气喘吁吁的声音:“老公,我决定了,我要红颜色的车,你开回来吧。”

“老婆,我逗你呢。我没有中奖。我手机按了免提,我们办公室的同事们都听着咱俩的对话呢。”小刘来了个竹筒倒豆子,没给对方一个适应和缓冲的余地。没有铺垫,没有解释,没有道歉,语气里也没有内疚感,小刘就平常的语调,平常的语速,平静地和媳妇说出了实情。

我们的心都悬了起来,为小刘捏 一把汗,只听电话那边已是嘟嘟嘟的忙音,想必她一气之下把电话挂掉。我们围过来指责小刘:“早跟你示意别这么开玩笑,你不听,这下惹恼了吧。”

小刘依然笑着说没事,一副很有把握的样子。电话再次接通:“刘夫人,车已在学校门口,快出来吧。”看他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,我们又急忙示意他停止。没想到电话那头却笑了起来,“得了吧,我会被一个低级的谎言骗两次,我才没那么傻,你也别跟我贫了,难为你能想出这么‘损’的招逗我。”没有生气,没有怒吼,没有抱怨。刚才还气得挂电话,这下就好了。像什么事没有发生过一样,这出“戏”就这样结束了。小刘告诉我们,这样的小玩笑是他们婚姻生活中经常出现的情节。“不逗她,生活还有啥乐趣。”

这件事让我陷入思考,我以自己作为参照,分析这件事。我问自己,我老公会不会和我开这样的玩笑?另一个声音回答,不会。为什么不会?因为我会生气。如果假设一下,他和我开了这样的玩笑,也许我会跟和他大闹一场,说他把我当猴子耍;或者说他让我在单位同事面前丢脸,不顾及我的感受;从这一件事,我会扯出其他的事,许多鸡毛蒜皮的事会被重新提起;总之,我会综合多年来的婚姻生活,好好地给他上一堂教育课,会给他上纲上线,让他明白和我说话的时候,要慎重,要有足够的尊重和重视。对比才发现,在自己的生活中,虽没有出格的事,却也少了夫妻之间玩耍、逗乐的亲热和一种别样的融洽。

小刘说得对,这只是一个玩笑,仅仅是一个玩笑。说笑话的小刘没有过多的隐意在里面,听故事的刘夫人也没有赋予故事过多的“思想”,那仅仅是个玩笑,夫妻之间的调剂而已。

这是80后的婚姻,80后的笑话,也吵也闹也恩爱,让人羡慕的一代,有自己的思想和做法,把枯燥的生活过成有趣的“游戏”。

(龙凤山摘自《燕赵都市报》2017年1月15日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