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 2汉江中下游水体和沉积物硅藻的时空分布(属水平)

Fig. 2 Spatiotemporal distribution of diatoms in water and sediment of middle and lower reaches of Hanjiang River (Genus level)

ACTA Scientiarum Naturalium Universitatis Pekinensis - - Contents -

围分别为2.45~3.07, 2.88~3.82, 2.96~3.57和3.42~ 4.26。图3和4分别反映各个采样点的Shannon多样性指数变化和水环境因子的变化。

从图3可以看出, 不同季节水体和沉积物浮游硅藻Shannon多样性指数的空间变化趋势一致, 即水体硅藻多样性指数高的断面对应的沉积物硅藻多样性指数也高, 说明硅藻多样性在空间上存在一定的异质性。从不同生境来比较, 沉积物硅藻的

[24] Shannon多样性指数比水体大, 这与Feng等 对细菌群落的研究结果一致。从季节变化上来看, 秋季硅藻Shannon多样性指数比春季大。从图4可知, 春季水温和总磷偏低, 不适于硅藻的生长; 而秋季气温高且降水量大, 更适合大部分种类藻类的繁殖和生长。

不同采样断面之间横向比较, 春季陶岔硅藻的Shannon多样性指数最大(图3), 可能是由于陶岔的水温和电导率均较高(图4), 适合更多硅藻的生长[25]。与春季不同的是, 秋季集家嘴的硅藻物种多样性指数最高(图3), 这是由于集家嘴总氮、硝态氮和COD显著升高(图4), 对沉积物硅藻的影响较大[26]。

研究表明, 硅藻水华生长的最佳温度为20°C, 此时细胞分裂及色素积累较快, 光合作用合成的产物含量高[19]。统计结果显示, 1992—2000年汉江下游的5次“硅藻水华”事件均发生在春季, 这与春季磷、氮等营养物质严重超标有关[19,27]。本研究在春季采样时, 除襄阳外的站点水温均低于10°C, 且氮、磷浓度不高。因此, 本研究中春季硅藻未达到水华

图 3汉江中下游水体和沉积物藻类香农多样性指数变化Fig. 3 Variation of Shannon’s diversity index of diatoms in water and sediment along middle and lower reaches of Hanjiang River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