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香的蛋汤

Adolescent Health (Family Culture) - - 专题策划 Special Subject - ■ 文 毛君秋

那年,我从外地求学回家,母亲异常高兴,赶忙从鸡窝里掏出几个鸡蛋,在灶前忙乎起来。

母亲比上一次见到她时,脸庞显得更清瘦了,额上的纹沟更深了,头上的银丝明显增多了,在灶前的火光里像一群捉迷藏的小孩子,在并不繁密的黑发丛里时隐时现。唯一没有发生变化的是她那温柔的眼光,那一道暖暖的、能给我传递正能量的眼光。

不一会儿,一大碗热气腾腾的荷包蛋就摆在我面前了。母亲笑盈盈地说 :“我家君儿都好久没有回来了,读书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,家里没有别的好吃的,就来一碗热鸡蛋吧。”我说:“母亲,你也吃一点吧,这些年来,你一个人操持着一个大家庭的全部家务,屋里屋外,没日没夜,你最辛苦。”“傻孩子,我早就吃过了,家里养了那么多鸡,下的蛋就被我们吃了啊,你看我的精神不是很好吗?”母亲用手指了 指自己的脸,灶堂的火光把母亲的脸颊映得绯红。

六个白白嫩嫩的荷包蛋安安静静地躺在瓷碗里,像躺着几个睡美人,胡椒粉的香味伴着丝丝热气,刺激着我的味蕾。

家里太穷,在学校的生活费用全部靠政府补贴的那一点饭菜票,经常是一分钱掰成两半用,从来没奢望过吃好东西。爷爷和弟弟爱吃面食,有时还要从中省出一点钱来,在放假前一天从学校食堂买一大包馒头和包子带回家。

实在是好久没有吃过这么好的东西了。一阵狼吞虎咽,一大碗荷包蛋就着汤水,被我一股脑儿吞进肚子。然后打了一个饱嗝,走进堂屋去看书。

厨房传来锅碗的声音,突然想起该去帮母亲做些家务。走到厨房,发现母亲正往锅里加了一瓢清水,上面还漂浮着一些煮过鸡蛋后残留在汤里面的零星的白絮。母亲说, 剩下的蛋汤还有营养,泼了太浪费了。边说还边往灶孔里加了一把火。

汤烧开了,淡淡的清香透过锅盖溢了出来。母亲把汤全部盛进一只大碗里,放了丁点白糖,然后蹲在灶前,双手捧着碗有滋有味地把蛋汤一口一口往嘴里送。还故意把喝汤的声响弄得很大,边喝还边咂了咂嘴,说:“好香!”

那一刻,我忽然明白,母亲说已经吃过了鸡蛋的话是骗我的。其实,我应该明白,家里那几只鸡下的蛋早就被母亲换成油盐和我的学费了,她平时哪里吃过鸡蛋啊!这时,一股暖流从脚底流遍我的全身,眼眶里已经有泪花在旋转。但我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,因为我不想让母亲看到她不希望看到的这一幕……

母亲总是把最好的留给我们,而她自己却好像从来不懂得享受,一直到去世。那碗平淡如白开水的蛋汤,成了我心里最温暖、最香甜的回忆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