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的手擀面

Adolescent Health (Family Culture) - - 专题策划 Special Subject - ■文 张星

走过了大江南北,吃过了无数的美味佳肴,可最令我垂涎欲滴的还当属母亲做的那碗手擀面。

听母亲说,她嫁给父亲那天,就从奶奶手中接过了擀面的家什,一根一米多长光滑圆溜的擀面杖。擀面杖的交接,意味着从此全家人的一日三餐都由母亲来烹制。母亲是地地道道的陕南女子,从小是吃着大米长大的,父亲一家则是关中人,喜食面食,且每日都要吃一顿擀面,风俗习惯上的不同让母亲这个“厨师”有些勉为其难。母亲那笨拙地擀面的样子,奶奶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常常是又气又笑,一把从母亲手上夺过擀面杖,拉开架势擀了起来。奶奶一边擀面一边向母亲传授着擀面的技巧和方法,聪慧的母亲则站在一旁虚心听着。从和面、揉面到擀面和切面,再到下面、捞面和调面,每个环节,每个步骤细细解释。在奶奶的熏陶之下,母亲终于学会了擀面。

现在母亲常常回忆对我说:“你父亲每天都端着‘大老碗’蹲在门墩上,把一碗手擀面吸溜的震天响。”看着母亲眼角不经意流下的泪,我知道这是母亲打心里对因故早逝父亲的深深思念。

父亲走后,母亲就带着幼小的我们回到了外婆家。从此,那好吃的手擀面也只会出现在我或者妹妹的生日时,我和妹妹端着那碗香喷喷的手擀面,喉咙好似都伸出了爪子,风卷残云般一扫而尽却又意犹未尽,望望锅里也只剩下了一些面汤。母亲总是笑呵呵地说 :“两个小老虎,到底是又长了一岁,饭量又大了一截,明年你们过生日我再多擀点面。”于是,我和妹妹就各自盼着自己生日的到来,想念着那碗天底下最为美味的手擀面。

记得小时候,有一次我感冒发烧,吃药打针都不见好转,眼看着我一天天消瘦,母亲急得团团转,没有办法。母亲握着我的手说道: “儿呀,你这是咋了吗?你赶快好起来,你想吃啥?妈给你做。”我隐隐呼呼听见母亲的呼喊,微微睁开眼对母亲说想吃手擀面。母亲兴奋极了,立马奔向厨房。大概一个小时后,母亲端来了热气腾腾的手 擀面。说来也怪,我闻着那面的味道,病好像好了一半。我连汤带面吸吸溜溜吃完后,出了一身汗,病就奇迹般的好了。

从此后,我和妹妹好像找到了吃手擀面的好方法,总是变着法哄母亲说身上哪哪不舒服,头痛脑热的哄着母亲给我们做手擀面吃。手擀面好吃,但做起来却费时费力,那时的母亲一般不会轻易做,因为她要节省下时间拼命地去挣钱供养我和妹妹读书。现在回想起来,我和妹妹太不懂事了,竟多次哄骗母亲,只为一饱口福,而忽视了母亲的辛酸。

随着我和妹妹年龄的增长,母亲做手擀面的频率也逐渐增多,她总是怕我们不够吃,总是将面条擀得很充足。如今母亲已过花甲之际,但她还是隔三差五要为我擀上一顿手擀面,看着我狼吞虎咽的吃下去,她也就露出那灿烂的笑容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