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性的芋头

Adolescent Health (Family Culture) - - 专题策划 Special Subject - ■文 程中学(编辑 王娜)

一直认为,芋头是母性的。川南的故乡,在那些弯弯绕绕的沟渠里田头间,生长着叶子酷似荷叶的东西。清晨或者雨后,碧绿高擎的叶子上,总是滚动着亮晶晶的水珠。只看一眼,就滋润到人的心坎里。

听祖母讲,那些野生的芋头本来很多的,在自然灾害那几年,几乎都被人们挖出来吃光了,被遗漏的小芋儿,日长夜长,经过岁月的沉淀,才长成大芋头。在旧年里,几个大大的芋头母子,或蒸或煮,没有油盐没有酱油醋,有的是纯天然的香甜软糯。但是,饥饿的人往往不能具备细细品尝的闲心,一大家子人围着芋头,头对头一阵狼吞虎咽,对他们而言,那顿饱餐才是生命中最大的幸福。

小时候,妈妈每次去地里,我都吵着要去,不让去就哭闹不休,生怕下一秒再也见不到妈妈。妈妈只好让我一路跟到田间地头,把我安顿在树荫凉里独自玩耍。

当日头渐渐火辣起来,树下的 阴凉地越来越少,妈妈就走到沟渠旁,采下最大的几片芋头叶,有的铺在地上做起碧绿的“地毯”,剩下的最后一片盖在我的小脑袋上,充当起了遮阳伞。不管是坐在地上的芋头叶,还是头上顶着的“伞”,都是凉悠悠的,使裹在芋头叶中的我玩兴更浓,无忧无虑地享受着妈妈爱的绿荫。

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,我喜欢上了妈妈做的芋儿鸡。每年中秋节前后,新稻归仓,芋儿肥美。竹林后面浅浅的水塘里,多了我那顾盼的目光。妈妈会意,割掉芋头壮实的茎叶,洗净剁碎煮熟后喂猪,从稀泥里挖出大大的芋母,水洗过后,你会发现上面结了不少长满“胡须”的小芋儿,紧贴着母芋,一刻也不愿分离的样子,很像小时候紧紧跟在妈妈身后的我。中秋节那天,妈妈会宰掉家里最“调皮”的那只大公鸡,把鸡肉剁成块,开水焯去血沫,锅里放油将葱段、姜片、拍松的蒜瓣、八角煸炒出香味,先炖鸡块再放入去皮后的小芋儿,“咕 嘟咕嘟”的香味随着水蒸汽不断冒出来,可馋坏了院子里玩耍的小鬼们。那年月,能吃上一顿香滑味美的芋儿鸡,仿佛是人生中一件最幸福的事儿,那香味一直能从中秋延绵到年节。

妈妈做的芋儿鸡一直伴着我成长。渐渐地,在父母的打理下,生活日渐好转,一年到头,我们吃芋儿鸡的次数多了起来。

不仅如此,母亲做的花样也多了起来:红烧芋头、芋头排骨煲、芋头扣肉、香芋饼……只要我想吃,用眼睃一下碧绿的芋头叶子,妈妈准能捕捉到,一定会为我做上一顿鲜香味美的芋头美食。

随着岁月的流逝,芋头的香味浓成一种化不开的情感,氤氲在妈妈周围,不管我走到哪里,芋头香和妈妈的爱都一路跟随我;它们又像一条长长的丝线,不管我走多远,都能适时拽我回家。天知道,我和小芋儿一样,多么舍不得离开芋母的怀抱!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