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时年少春衫薄

Adolescent Health (Family Culture) - - 精品文苑 Classic Literature - 文 张曼娟

走在阴暗

潮湿的隧道里,一步又一步,忍不住停下来想,这样充满挫败的日子,究竟要持续多久?

高中联考的前一天,我站在四楼公寓阳台,俯看那方冲洗干净的天井,想像千百种下坠的方式。如同一片羽毛,或者一个西瓜?其实,缺乏的只是决心罢了。纵身一跃,遂在风中摆脱可以预期的所有失败与挫折。

然而,终究没有痛下那样的决心。因为连这样简单的事都办不成,十四岁的我,怨天怨地以后,开始厌弃自己。以一种逆来顺受的态度,进入五专就读。

那所五专充满瑰丽人物与缤纷生活,可是,这一切并不能挽救我的灵魂。

在梦里,我总不停地说话,慷慨激昂地说,和颜悦色地说,声嘶力竭地说,轻言细语地说。醒着的时候,我什么都不说。

坐在教室最角落的位置,安静地看着喧闹吵嚷的同学,不明白他们何以能够如此兴高采烈?安静地贴靠着沁凉的墙壁,心中微微叹息,他们难道不知道,生命是这样脆弱又昂贵,倾尽所有的偿付之后,得到的只是虚空的嘲笑声罢了。

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,我为了不知道如何安措自己猛然抽高益显瘦削的身形而沮丧。我瘦得太厉害,使经过的人忍不住再诧异地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