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自己栽成一棵树

Adolescent Health (Family Culture) - - 专题策划 Special Subject - ■文 宋殿儒

不管骄阳似火的夏天, 还是雪雨交加的秋冬,我们在路上最喜欢得到的是什么?是一棵能为我们遮风挡雨的大树。栽棵大树好乘凉啊!而这棵大树哪里来?两个途径:一是大自然从天上掉下来,而这棵大树不一定就掉在我们行走的路边;二是我们在路边亲手栽一棵,这棵大树在路边不会跑,永远会在那里等着你。问题是,大树和人一样,也有生老病死,那么你之后,你的子孙之后这棵大树还能在路边等人吗?

这是我少年时经常和父亲谈论的一个问题。对父亲关于大树的说教,我们其实只是理性上能够领会,而在感官上并没有太深的感悟。可是有一天,当我在路上被太阳暴晒得无法忍受,躲到路边的一棵千年树下时,才忽然觉得“栽棵大树好乘凉”这句话的深刻含义了。

我十岁那年冬天和父亲过一道河。河水虽然并不算大,却冰凉刺骨,还有大大小小异常滑溜的河卵石。当时,父亲让我自个儿学着他的样子过河。可是,当我的小腿刚一插进冰冷刺骨的河里,就赶紧缩了回去。后来父亲鼓励我说,只要咬紧牙关,坚持走过三步,就会不 感觉冷了。结果,冷的问题我坚持下来了,可是那些溜溜光的河卵石却成了我的最大障碍,我无法踩上去,并且很快就跌到了冰冷的河水里。那一刻,我多么希望父亲能像我小时候那样背着我过河啊,可是当我艰难地在冰河里站起的时候,父亲却丢下我走了。那时候,大山深处是有狼虫的,后来我在毫无依靠、十分惧怕的情况下,硬是在跌倒站起,再跌倒再站起的趔趔趄趄中过了这道冰河。过了河,父亲就在一簇草丛里嬉笑着站起来,大声地夸我,说我是他最坚强有毅力的儿子。可是,当时我很怨恨他,我气得一句话也不想跟他说。不过,这之后,我好像一下子变得坚强、变得自立,再也不惧怕过那样的冰河了。

我上高中时,父亲在路上捡到了一个挎包,里面装了一千多元的现金和一张胃癌化验单。父亲从化验单上知道,这个病人是在省城的大医院住院的,那一千多块钱一定是救命的。那时候农村人弄一千多元钱很不易,因而父亲为了把人家 的救命钱快些送还失主,就从县城乘车赶去省城,找了好几个医院,才找到了失主。

父亲做这件事,其实根本就没对任何人说,连对我也只是说了个“我有事去省城了,别等我啊”。后来还是失主找到了我们村的村支书,村里人才知道了这件事。父亲去世后,有一天我翻看他的日记,突然就看到了记录那天的一些话。父亲日记里有一句话是这样写的: “当我把钱和包交给失主的时候,当时的第一感觉就是,又在儿子面前栽活了一棵树……”

父亲,一生平平常常,并没有轰轰烈烈的业绩,可是父亲却在儿女面前栽活了可以时刻让我们乘凉的人生大树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