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婆越来越不像话了

Adolescent Health (Family Culture) - - 精品文苑 Classic Literature - 文 路明

外婆越来越不像话了。

她瞒着家人去参加某“健康讲座”。直到舅舅在床底下翻出一台“纳米理疗仪”,她才支支吾吾地交代。理疗仪花了八百块,用一次就坏了。

这已经不是第一回。去年夏天,菜场边上开了家“夕阳红义诊”,免费给老年人按摩量血压。几个大姑娘穿着白大褂,整天笑眯眯的,“阿婆”“阿公”叫个不停。外婆和她的老同事每天都去,让姑娘们量完血压,然后坐在电动按摩椅上喝茶聊天。两个月后,外婆悄悄从存折中取出三千元,购得“深海鱼油”“蜂胶”“灵芝粉”数瓶。等我发现时,“夕阳红”早已人去楼空。

上个月,老同事拉着她参加“老干部杭州一日游”,据说车费全免,还包一顿饭。外婆执意要去,我只能没收了她的钱包,给她身边留了五十块钱。晚上我去车站接她,只见一车兴高采烈的老人,几乎每人都抱一条被子,外婆抱着两条。“这叫远红外线真空被,从前都是给中央领导用的,”外婆喜滋滋地告诉我,“九千多一条呢,现在搞活动,八百八,我给你妈也买了一条,她血压高。”钱是问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