孩子面前的“大人样”

Adolescent Health (Family Culture) - - 杏坛开讲 Education Forum - ■ 文 管洪芬(编辑 王娜)

去接女儿放学,回来的途中,不知怎么的,女儿突然说到坐在她后面的一个女生很胖,体重简直可以和我一比。我瞬时心慌慌,忍不住问她是不是在同学面前提起我的体重了?女儿顾不上我内心的小波动,依然喜滋滋地回我:“是啊,可没人说你胖,相反都说你很可爱……”

“可爱?”我听着,内心的惊恐不亚于一场小地震。我知道,我偏胖,还不喜打扮,虽然在大多讲究穿搭的父母面前不至于有自卑情绪,但至少和“可爱”两字是不搭边的。赶紧追问缘由。女儿说:“你还记得吗,有次放学,我跑过来拍你的肩膀,你笑着闪、躲、逃……她们都看见了,然后她们就好羡慕,因为她们的父母从来不和她们这样嬉闹……”

就这么个简单的小场景就为我赢了个“可爱”的美誉吗?看我回不过神来,女儿一把揽住我的手臂说:“妈,她们说她们的妈妈从来都是一副家长脸,每天说话就是‘作业做好了吗’‘考试考得怎么样’‘这么晚了还不赶紧睡觉’……是不是好严肃,好疏远的感觉?”女儿停了停,随后又道:“反正我不喜欢黄阿姨那样,我感觉还是我们这样好,多亲昵呀,还轻松。”

女儿嘴里的“黄阿姨”是我家对门的邻居。因为她的女儿和我女儿是同年级,所以平日里两个小丫头总是玩在一起,可是每每的,她总要来敲着门地喊她女儿,“作业做好了吗,就知道疯玩”“我买的练习册有没有做”“还不赶紧再把新教的书背背去”,有时候两个小丫头玩兴正浓,被她这么喊一嗓子,别提有多扫兴。更别提女儿揽我手臂,拍我肩膀这些小动作,也被她已经不止一次地好意提醒我,说别这么惯着孩子,别和孩子整天嬉皮笑脸,说大人在孩子面前就要有大人样,要摆出威严,如果整天和她们嘻嘻哈哈打打闹闹,还怎么管教?

想起来,初听到这样的提醒时,我是有片刻的“羞愧感”,但在瞬间便释然,因为内心里我分外知道大人过分的“大人样”对孩子的伤害。我小的时候,母亲也总是板着一副脸,要求我这要做好,那要做好,却从来不曾夸夸我抱抱我。过分的严厉一度让我怀疑我是不是亲生的,虽然长大后知道母亲做的都是为我好,但总心有遗憾,就感觉自己拥有了很多,却独独少了母亲给的温暖。应着这份思虑,我终究没有改变自己,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问题,只要女儿把分内的事做好,那么嬉笑,打闹,甚至没大没小,又有什么关系?

其实正面意义上的“大人样”,岂是板起脸扮出威严样的这种狭隘?与其在孩子面前摆出一副大人样时不时断喝一声,然后扭个身就自己窝在沙发里玩手机,或者摔门而出打麻将,我倒宁愿坚持现在的自己,和孩子做知心朋友,同欢乐、共努力,然后她微笑着,我可爱着……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