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意是山水画永远的命题

——简析薛玉云工笔画中的诗意美

Adolescent Health (Family Culture) - - 艺术长廊 Art Gallery - ■文 靖一民

薛玉云简历:

薛玉云,山东临沂人。先后就读于中国美术学院、清华大学美术学院 ,北京现代工笔画院,系中国工笔画学会、中国社会书画院、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。其作品曾十余次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等单位主办的全国美展,所创作的工笔画《风清骨峻》《上枝拂青云》《几度春秋》等作品,分别在“荣宝斋 2016 全国中国画双年展”“2016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”“2016年纪念长征胜利 80周年全军美术作品展”等全国大展中获奖。

薛玉云出生于山东蒙阴县一个偏僻的山村里,上世纪 80年代初通过高考才走出了大山。但在大学里所学的专业是政治历史,与绘画一点儿关系也没有。毕业后,被分配到一所中学里当教师,后辗转成为一名银行的职员,后提前退休。闲在家的薛玉云,突然失去了人生的方向。她不想碌碌无为地度过余生,便于 2012年毅然离开家乡和亲人,来到中国美术学院进修中国画,系统地接受了绘画知识教育。第二年,她又走进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深造,期间她不仅认真研习了明清时期的文人画,还重点临摹了扬州八大家以及任伯年、李禅、金农、齐白石、吴昌硕等名家的代表作,对中国画的绘画技巧有了深刻认识。但直到这时,她还是以画写意画为主,尽管她也喜欢中国画的写意精神,可她仍感到如果没有扎实的工笔画作基础,想在写意画方面有所突破是非常困难的。于是,她又来到了北京现代工笔画院进修。

薛玉云如饥似渴地吸纳着现代工笔画创作的新思想、新观念、新技法,使她对艺术的理解有了质的飞跃。她渐渐认识到,要想让自己形成独特的艺术风格,单靠娴熟的绘画技

巧是不够的,还必须拥有独立的人格,以博大的胸怀去拥抱火热的现实生活,并用一双寻美的眼睛,去审视世间万物,并从自已熟悉的生活中寻找创作素材,将其“染”上诗意,才能创作出超凡脱俗的佳作。

为了到自然界寻找新的创作素材,薛玉云不怕吃苦,经常深入到农村和偏远地区写生。薛玉云的家乡盛产苹果,那满山遍野的苹果树曾吸引她画过许多写生,为什么不能用自已的画笔展示苹果之美呢?这样想着,她找出自已的写生素材,想创作一幅以苹果为题材的工笔画。可真正动笔时她才知道,苹果的外形都是圆的,在同一幅画里画几个苹果,就等于是几个圆形的重复,会让画面显得单调而又无趣。有人劝她趁早放弃这种不好表现的题材,可她太熟悉苹果了,还是坚持画了三幅,并通过用墨虚与实的结合、苹果树叶与各种物件的陪衬、苹果摆放位置的变换,克服了重复感,将整个画面营造的新颖而又充满了诗意。所以,这三幅作品全部入选国展。

薛玉云的画表现形式十分丰富,有以水墨为特点的小写意、大写意,有以线性造型为主的工笔淡彩,还有以水墨为主的水墨淡彩或

以石色颜料为特点的工笔重彩。她在秉承国画传统风格的基础上,勇于探索,绘画形式和技法都有所创新,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。她喜欢以松树、苹果、梅花、兰草、鸟、玉兰花等动植物为元素作画,或苍深意远,或清宁淡雅,幅幅耐人寻味,无论质感、量感还是技法的运用,均能以洒脱的笔触、新颖的布局于严谨中应运而成,即便是尺幅之中,也见出周密思考,匠心独运,将大自然的生动神韵表露无遗,使得她的画充满了生命的活力。如果观赏者愿意在这些画前多驻足几分钟,就能看出斑斓的画面所营造出的诗境。这画面中流泻出的诗意正是薛玉云的审美追求,它如同雨后深巷中小姑娘的卖花声一样意韵盘旋,其袅娜情致,令人陶醉!

传统的国画理论一直强调,画家们应充分利用空白处造境,甚至说“能在空白处听出流水的声音”才算是画出了诗意。但薛玉云却认为,残缺是美,满盈亦是美,就如同残月能给人一种绚烂归于平淡的凄美,圆月则能使人感受到高远清虚、幽悠宁谧的禅境。

因此,她的画在构图上并不刻意留白,而是习惯在满满当当的元 素组合中寻找诗境。她的工笔画《松清骨峻》《秋语无声》《故园秋韵》《生机》等作品,画面都相当满盈,我们虽然难以从空白处找出诗境,可由于作者在整体的把握上就注重景与情的交融,将境与象融汇在一起,使得每幅画都满溢着浪漫与唯美的气息。这种用浓墨淡彩描摹出的清风朗月与素静逸气,足可以让人体味出画外之音、韵外之致、味外之旨、言外之意,虽然无声,却仿佛有天籁之音荡漾其间,将诗性彰显得十分突出。

薛玉云的画作之所以诗意纵横,首先是得益于她对国画绘画技巧的深刻领悟。为了悟出前人的绘画技巧,薛玉云不仅临摹了几十幅名家画作,而且阅读了大量绘画理论著作,并利用一切机会向名家求教。经过数年的刻苦研习,她对国画的绘画技术有了独特的领悟,如同在花园里漫步的染香人,身上自会有香气,笔下也就逐渐有了醉人的诗意。二是对绘画意境的开拓,使她的作品变得水意淋漓,不必再刻意为之,诗意自会从画中溢出。我们知道,绘画的最高境界,是得意而忘形。从表现技巧上讲,这种“得意而忘形”是让色彩褪淡、让 形式解散,画面上只剩下笔墨的堆叠、游移、拖延,观者虽然看到的仅是漫漶无形的水波烟云,却能感受到画中灵魂的存在。这灵魂,便是薛玉云所追求的诗意,所以她创作的以松树为元素的工笔画,大都将整个画面的色彩褪淡,让人在似有若无中感受诗意美。再就是与薛玉云的艺术观与生活态度有关。她虽身在名利场,却远离功名利禄的角逐,以一颗平常心淡化着现实生活中的各种纷争。所以,我们从她的作品中看不见挣扎、苦斗、抑郁、幽怨与愤怒。她的作品虽然偶尔会有些许沉郁的思考蕴含其中,但总体上看,她一直在运用恬静安详的色彩,建构着诗意的世界。

追求画有诗骨,是山水画家无法回避的命题。在这方面,薛玉云已做出了大胆而有益的探索,她的作品不论是画人或画物,都能以洒脱的笔触、新颖的布局、纵横的诗意呈现在我们面前。这些墨韵丰厚、具有独特艺术魅力的作品,能让我们从转折顿挫的线韵痕迹里听到诗意的韵律在流动。这样的画作,自会点燃我们的心境之灯,暖暖的,促使我们更加热爱这个绚烂的世界!

(编辑 王娜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