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olescent Health (Family Culture) - - BOTH SIDES OF LOVE -

亦舒在电话里对素素说 :“亲爱的,我现在有十万火急的大事,你去机场帮忙接一下我表哥,电话号码一会儿发给你。”还没等素素反驳,对方电话就挂断了,随之“叮咚”一声,一个短信就发了过来。素素无奈地只好起身去机场。

亦舒嘴里所谓的十万火急,无非是男友的一个电话而已,哪怕她们俩正在餐馆吃饭,只要男友一声召唤,亦舒就会放下素素立即走人,她就是那种重色轻友的闺蜜。亦舒总说男友太黏人,其实在素素看来,黏人的是亦舒。有时候,素素倒是挺羡慕亦舒,有一个值得自己倾情以待的人,何尝不是一种幸福。

素素和亦舒从小就生活在这个海滨城市,这几年,每到夏季来临,越来越多的作家、画家等艺术工作者前来采风,抑或搞创作。亦舒的这位远房表哥就是一位小有名气的画家,这在前些日子,亦舒早跟倒豆子似的一一告诉了素素,表哥是应了几个画家的邀请,前来这里相

还好,没有堵车,素素一路顺畅来到了飞机场。素素给亦舒的表哥打了电话,手机关机,可能飞机有点晚点,素素便在飞机场的出口处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。等待间歇,素素突然胡乱猜测起了亦舒表哥的模样来,他会不会是那种看上去个子矮矮的,瘦瘦的、后脑勺扎一条小尾巴,不英俊,但却有着洒脱不羁模样的人呢!想到这里,素素不由自主地笑了。

“各位旅客,马上就要到达本次航班的目的地了,请各位旅客做好准备。”广播里响起来播音员的声音,素素急忙起身向着出口张望起来。

素素突然顽劣起来,审视着每一个出来的旅客,想看看亦舒的表哥到底是不是和她想像的如出一辙,结果出来一拨又一拨的人,却 根本没有她臆想的模样,这才拿起手机打电话。电话接通了,没想到,手机铃声就在他对面响了起来,素素循声看过去,一个皮肤白皙的男子,穿着一袭略微紧身的黑衣,高高的个头,漂亮的眼睛,高挺的鼻梁,留着帅气的发型,嘴角还扬着一丝不羁的微笑,整个人显得英俊而成熟。看着此人,素素居然惊愕的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还是对方先开了口 :“你是亦舒?”素素急忙解释道“:亦舒有事,我是亦舒的朋友,我叫素素。”“哦,我第一次到这里来,我叫陈慕白,你叫我慕白好了,以后还请多多关照。”看到慕白身后背着个大画夹,素素伸手去拉慕白手里的行李箱,慕白急忙用那只白皙的手挡住了她,说:“谢谢!还是我来。”

从机场出来,天色已经暗淡下来。一路上,华灯初上,流光溢彩,使得这座海滨城市充满了一股神秘的色彩。素素一边开车一边问慕白: “是不是先到亦舒家,然后再送你

素素开车接上了慕白,然后两个人便飞驰电掣般地向海边奔去。一路上,一排排美丽的树木随着车子闪电般地往后退去,难怪有人说,最美的风景,一直在路上。但他们今天都无心沉醉于窗外的美景,而是醉心于有彼此的相伴。

互切磋画艺的,本来他们说好了为表哥接机,并安排了宾馆住宿,只因为表哥从家乡给亦舒的父母带来了些礼物,所以才选择让亦舒前来接机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