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亲给我打电话

父亲老了,但他对我的关爱一点儿也没有削减,他的关爱就像灿烂的阳光,时时刻刻温暖着我,照耀着我,父亲的关爱在我的生命中无处不在。几乎世上所有的父亲都知道儿子的生日,但是又有多少儿子能记住父亲的生日呢?

Adolescent Health (Family Culture) - - PARENTS VOICE - (编辑 赵曼)

我生日那天,父亲打来电话,嗓音苍老而低沉。听着父亲关切的话语,我鼻子酸酸的。父亲老了,可他的成就感没有退,他的智慧还在,他对我的关爱一点儿也没有削减,他的关爱就像灿烂的阳光,时时刻刻温暖着我,照耀着我。

在我的感觉中,父亲一辈子特别舒心的日子,就是我们兄弟几个升学或工作顺利的时候。他打过石,铺过路,开过荒,刷过墙,甚至卖过菜……可家中的日子一直过得很清淡。虽然如此,在我的学生时代,父亲给我的每一个电话或每一封信中,从来看不到听不到一声叹息。甚至在我们参加工作后,只要父亲打来电话,他就会叮咛:要照顾好自己,不要太节俭,要注意身体……电话里听到的总是父亲爽朗的笑声,他的笑声常常让我心情轻松,了无忧虑。

记得小时候,我患有夜盲症。在学校上完晚自习,父亲便提着马灯出来接我。我远远地感觉到那一星游动的灯火,便知道那是父亲手里的马灯。有一天晚上,父亲呼唤 我的乳名走近我,我看见他高挽的裤腿上沾满了泥水。马灯的光照下,我隐隐约约看见父亲的小腿上被划开了一道口子,弥漫着一条暗红色的痕迹。我想父亲一定是摔进了沟坎下面,腿被锋利的石头或长了刺的藤蔓划伤了。可父亲还是笑着,跟我提一些高兴的事情。那一刻,一阵揪心般的痛漫过我的心空,我抓紧父亲的手,眼泪扑簌簌流在黑漆的夜色里。那段时间,父亲四处求医,治好了我的夜盲症。我踏着求学之路长大了,离开了生我养我的山村,在异乡工作和生活。而父亲也渐渐老了。虽然再也不用提着马灯出来接我,但他对我的关切和问候始终没有间断过。

身在异乡,每当思绪飘泊在冰冷的空气里,我总会忆起父亲那朴实无言的关爱。生活一成不变地重复着,紧张的工作节奏,巨大的生存压力,以及人生路上的挫折,使我身心疲惫。有个时期,我甚至没有勇气给父亲打电话了。父亲便打来电话问我:”为何不跟家里联系?让我和你妈妈整天牵肠挂肚的,你 安心吗?难道你把我们都忘了?”我只好用一切平安的口气告诉他,我很好,只是太忙,所以打电话的事也就忽略了。放下电话,我心里就不是滋味,强忍着没让眼泪流下来。辛辛苦苦养育我供我上学的父母啊,你们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,却依然要在炎炎烈日下或刺骨寒风中迈着苍老的步伐辛勤操劳。那一刻我感觉自己消极而被动地生活在这个看似熟悉的城市里,穿梭在钢筋丛林的水泥中,是一件多么可憎的事情。

父亲的坚韧不屈和积极向上时时刻刻警醒着我,父亲的关爱在我的生命中无处不在。

每次携妻带子回家,如果超过了预定的时间,父亲就一定会打电话过来询问。我知道,此时此刻,父亲是满怀牵挂的。而我每次生日来临,只要我不在他身边,他都会想方设法打电话给我,送来他朴实的问候。几乎世上所有的父亲都知道儿子的生日,但是又有多少儿子能记住父亲的生日呢?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