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的“好记性”

Adolescent Health (Family Culture) - - PARENTS VOICE - (编辑 赵曼)

在我的记忆中,母亲的记忆力一直很好,许多事常常只说一遍,就能牢牢地记住,并且过一段时间,她还能说得清清楚楚,即便现在母亲已是六十多岁的老人,但她从未因为健忘而耽误过我的任何事情。

记得上中学那会儿,我时常打电话让母亲给我送东西,有时是换洗的衣服,有时是一瓶咸菜,有时是一包花生米……工作后,我也时常让母亲帮我捎一些乡下才有的东西,诸如:竹编、野菜和土鸡蛋等。凡是我交待的事情,母亲从未忘记过一次。我常常感叹母亲的好记性,要是我能够遗传几分的话,学习和工作肯定会更加优秀。

前些日子,母亲因病住院,我在帮她收拾衣物时,无意中在枕头下发现了一个笔记本,封面和内页都已发黄,看起来应该有不少年头了。母亲记笔记,这倒是一件闻所未闻的新鲜事。母亲是一个农民,幼时家贫,没钱读书,仅上过一个月的扫盲班,除了认识几个简单的 汉字和会写自己的名字外,基本上算是一个“睁眼瞎的文盲”,她不可能有记日记的习惯。我猜想,这大概是一个账本吧。

带着几分好奇,我打开了那个笔记本,只见里面画满了大大小小的各种符号,有的像太阳,有的像月亮,有的像碗盆,有的像筷子,有的像树苗……每个符号的旁边还附有日期,足足有二三十页厚。我看了半天,也没弄明白上面到底记录的是什么,索性放了回去,等有空时直接问母亲。

到了医院,我将母亲安顿好,然后坐在一旁陪她聊天。聊着聊着,我突然想起了那个笔记本,于是,我微笑着问母亲:“妈,您老什么时候学会记笔记了?够时髦的啊!”

母亲听后疑惑地说 :“什么笔记?你别拿那些文绉绉的东西来考我这个老太婆,我不懂的。”

我赶紧解释说 :“就是您床头的那个笔记本,密密麻麻的写了一大本。”

母亲一下子明白过来,淡淡地说:“就那本子呀,都是你从小到大叮嘱我做的事情。你知道,你妈没上过学,记性也不好,每天的农活又多,时常忘记这忘记那。有一次,大概你上小学二、三年级的时候吧,你让我给你买一套三角板和直尺,结果我忘了,害得你被老师罚站了一节课。从那以后,为了记住一些事情,我特意买了一个笔记本,把你叮嘱的事画在本子上,然后每天看几次,并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忘了。”

听了母亲的诉说,我的眼里溢满了泪水。我完全没有料到母亲的好记性竟是这样得来的,想想以前母亲交待我的事情,几乎十件有九件都忘了。那一瞬间,我的心里感到既温暖又惭愧。

这便是母亲,这便是母爱,只要是儿女的事情,哪怕再小,对她们来说也是头等大事,也要想办法做好。

听了母亲的诉说,我的眼里溢满了泪水。我完全没有料到母亲的好记性竟是这样得来的,想想以前母亲交待我的事情,几乎十件有九件都忘了。那一瞬间,我的心里感到既温暖又惭愧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