芷江酸萝卜

Adolescent Health (Family Culture) - - DELICIOUS FOOD - 文 颜士州

小城芷江,有一条南北的大街,街的两沿种植着樟树。每年春夏秋冬,樟树在微风中呈一片绿色,枝繁叶茂,遮掩了天空,像一条长长的绿色走廊。走在清洁的街道上,那绿色让人赏心悦目。

夏天,身上没了躁热,心里倒注满了荫凉。当空的太阳,是只能漏几点或圆或长或大或小的光斑于洁净的街面,如开放了朵朵灿烂的花儿,淡淡的仿佛飘散着一缕缕清香呢。正走着,背后有清脆的车铃传来,吓你一跳,又有彩衣从身边飘而穿过。那是从厂矿里下班的一群群的姑娘,个个身影袅娜,脸面是山丹颜色。

绿荫成林的樟木树下,就摆着许多酸萝卜的摊子。摆摊的多是些六、七十岁的老人,终日闲着,觉 得孤独寡味,便花三、五块钱的成本,买上那么一桶红萝卜,只要用清水洗净后切成片儿,泡上几天,那萝卜片就红艳艳的了。此时不妨把它捞起晾干,然后撒上白糖,再拌上五香、八角和辣椒粉,自然散发着麻辣香味了。你看了忍不住喉节便一上一下地滑动。食后,酸中甜而辣,而且脆生生的,感觉很爽口。此时小至两三岁的幼童,大至七、八十岁的老人,都喜欢走过来凑热闹,吃上那么几片儿。

有趣的要数那些小姑娘了,看样子不能裹食了五谷,但偏偏最爱吃这玩意儿,吃起酸萝卜来也是别有一番韵味。她们吃的时候,翘起纤细的手指,去那小盘子一片一片地拈,有时不小心掉落盘里,就连声尖叫,只要捏着一块放进嘴里,眉毛自然地舒展开,酒窝跟着旋了出来,似要醉了呢。两三片后那可爱的鼻尖上已有了细汗,更有咝咝音响从嘴角里响出,嘴唇如涂了红艳唇膏,耳下脸腮却焕发雪白。这情形,常使不少过路人驻足观看。

那年,著名歌唱家蒋大为率团来芷江演出,演员大都是北方女子,这群姑娘游览小城风姿后,便跑到这摊那摊,望着红艳艳的酸萝卜比比划划的,见旁人吃得津津开 胃,口里便流出了许多口水。是时,摆摊的老妪才告诉她们 :“姑娘!这东西好吃,吃了,你的脸蛋会白里透红,红里透白,吃了它,你会变得更漂亮更年轻。”这话说得姑娘们脸上荡起了一阵红云,一演员便用手指尖往盘子里拈一片送到嘴里,还来不及往肚里咽,忙说:“好吃,好吃极了。”于是一群演员蜂拥而至,不到一瞬,那摊的酸萝卜就一扫而光了。

老妪还告诉她们 :“你们到全国各地演出,免不了要乘车远程,可拿玻璃瓶或罐头瓶装着,在路途出现昏车晕头现象,吃上三两片儿,是最好的良药。装到里面十天半月都不退味减色,也不会坏。”姑娘听到这真诚的话儿,纷纷开始到其它摊上争购了,反正便宜,几毛钱一两呗!

翌日,演员们又得登程远行了,蒋大为看到她们提袋里鼓鼓的,微笑地说 :“你们这次来芷江,都买了点什么特产?”姑娘们异口同声的说 :“暂时保密!”一男演员幽默滑头地趁她们不备,偷偷地拉开了一姑娘的锁链,取出来一看,原来却是几瓶酸萝卜!逗得大家好一阵笑声。

芷江,是座文化名城,这里的受降坊每天都招来数千人中外游客。如今,芷江的酸萝卜已经被商家包装成特色产品在全国各大超市销售。当然游客在返回自己的家园时都要捎几瓶酸萝卜已成了惯例。难怪来宾们都说:难忘这小城多美多丽的风姿!难忘这小城多肥多沃的土地!然而,更难忘却的是小城那又酸又甜又辣的酸萝卜。

(编辑 赵曼)

芷江,是座文化名城,有一条南北的大街,街的两沿种植着樟树。每年春夏秋冬,樟树在微风中呈一片绿色,枝繁叶茂,遮掩了天空,像一条长长的绿色走廊。绿荫成林的樟木树下,就摆着许多酸萝卜的摊子,自然散发着香味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