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的沉默

Adolescent Health (Family Culture) - - 父母心声 Parents Voice - ■ 文 杨静华

母亲不是有那种庄严宝相的人,但却有股令人不敢侵犯的气质。在她年轻的时候,她常流露一种贞静、冷漠的神情。我不知道在母亲如此含蓄、淡然的外表下,竟藏有如此的深情;在她温雅的容颜里,含有如此坚韧的意志。

记忆中,母亲不曾牵过我的手,只除了在我二十岁生日那天,她牵起我,穿过车辆奔驰的马路。依稀记得,当时我跟她站在街心,东张西望,而在烟尘嘈杂中,我的手被紧紧地握在她手里。

母亲不是有那种庄严宝相的人,但却有股令人不敢侵犯的气质。在她年轻的时候,她常流露一种贞静、冷漠的神情。那时上街,我总要拉她的下摆小跑步,小不点儿的身体,深恐被挤失在人群中。而我的母亲脊背直直的,依旧从容地踩着细碎步,疾行在杂乱的人堆里。

她像有洁癖,每天总要把地板扫啊拖的,否则一日不整理,就可令她坐立难安。她也不喜欢我们碰她,偶尔有时身体快挨近她了,她就会不大自然,或不大习惯地作出防卫手势,将我们隔开。这种小动作,虽只在一瞬间,但却造成一种伤害,使我在年少时期,对母亲存有敬畏,甚至在以后的成长岁月中,只敢守在一定的距离外,默默地窥探。

我的童年还算快乐。每次考试总是双百分,第一名,不过却也不是那种文静内向型的。我在班上有七八个玩伴,每次周末就是带着一群丫头到处疯。在学校,我活跃掌权,回到了家,却沉默乖巧。然而我的一举一动,都在母亲眼里,因为她在小学当老师,而那学校就在我家前面,在大庙场旁边。

我一定很让她放心,因为她不常管我。姐姐大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