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左女右 Both sides of love

Adolescent Health (Family Culture) - - Contents - ■文 王风英

52 裙裾飘舞的夏天/王风英55 失恋路上的风景/邓迎雪

健康咨询

47 你有“爱情饥渴症”吗? /黄燕凤

名医专栏

50 氧气对人体健康的重要性/王介明

后来,有人给紫嫣介绍了一个男友,本来两个人相处很融洽,可是有一次紫嫣在换衣服时,腿上的疤痕不小心被男友看到了,男友居然不声不响离开了她。这对她来说,无疑是一次沉重的打击。

第一次遇到夏紫嫣,是在一辆公交车上。正是上班的高峰期,车上已经没有了座位,过道里也已站满了人,楚枫上车后在车厢的过道里找好了自己的位置,等他一手握住吊环,一手扶好上面的铁栏杆,车便缓缓启动了起来。透过车窗望过去,川流不息的车流、人流,在楚枫的眼里倒不失一道美丽的风景。

当车行至一个交叉路口时,突然从侧面横穿出一辆三轮车,公交车司机赶紧紧急刹车,不想,站在楚枫前面的一位长发飘飘的女孩却因站立不稳,一个趔趄,眼看着就要摔倒了,楚枫急忙上 前用一条胳膊拦腰抱住了她。

女孩从惊魂未定里缓过神来,一连串地向楚枫说着“谢谢!谢谢!”等她转过身来与楚枫的眼睛对视在一起时,楚枫的心莫名地动了一下。面前的这个女孩,苍白的脸上,那么漂亮的一双眼睛里,看上去却盛满了忧伤。楚枫对这个女孩,忽然就生出一种别样的感觉,等他想起索要女孩的名片时,车到站了,女孩冲他微微一笑,转身就下了车,这让楚枫傻傻地发了好一阵的呆。

楚枫所在的公司,是一家外资企业,几年的打拼下来,他做到了部门经理的位置。这次的公

司招聘,也正是由他全权负责。受到就业环境影响,前来应聘者众多。

在几个回合的面试之后,楚枫有点暗自叹息,居然没有一个应聘者能达到公司的要求。就在他感到十分困惑的时候,夏紫嫣走了进来。看到对方,他们彼此都愣怔了片刻。

彼时的夏紫嫣,依然是一副忧伤、淡然的样子。静静地站在几个考官面前,一头飘逸的长发妩媚地搭在肩上,清澈明净的美眸中透着纯净的安宁。

报过自家姓名之后,夏紫嫣开 始对答如流,看来是有备而来,接下来的几个环节也轻松通过。几个考官私下议论一番后,但见楚枫掩饰不住会意的笑容。突然,楚枫直截了当地问了一句 :“请问,你有男朋友吗?”夏紫嫣反问道 :“这和工作有关系吗?”楚枫有点尴尬地笑了笑。

夏紫嫣毫无悬念地进了公司,她的办公室和楚枫只有一墙之隔,进出间,两个人的目光常常会不由自主地交织在一起,紫嫣总是心里一惊,赶紧把目光转移开来。

楚枫是个标准的优质男,他儒雅、帅气、谈吐不凡。夏紫嫣不是不解风情,也不是不懂得楚枫眼神里的深意,可是,自己又怎敢陷入他深潭一般的眼神里。

从夏紫嫣入公司的那天起,楚枫每次外出和客户洽谈,他总会带夏紫嫣在一旁做笔记,结束后一起吃饭,一切似乎都是工作所需。就连一次楚枫喝了酒,紫嫣送他到家门口,楚枫再三邀请她进去喝点茶,紫嫣也死活不肯进去。夏紫嫣就像裹着一个坚硬的外壳,让楚枫无法深入地去靠近她。

日子在波澜不惊中一天天划过,一天夜里,楚枫突然发起了高烧,口干舌燥之中,却又感觉浑身酸疼得起不了床,这时,他第一个想起了紫嫣,便拨通了她的电话,可怜兮兮地说“:紫嫣,我好像病了,你能过来一趟吗?”紫嫣几乎连考虑也没考虑就说:“楚枫,你等着,我马上就到。”紫嫣租住的地方离楚枫并不远,打车也不过二十分钟的时间。

来到楚枫的家门前,门是虚掩着的,紫嫣进到屋里后,径直来到楚枫床前。只见楚枫双眼紧闭,整张脸烧得通红。她连忙接了杯热水,拿出她在路上买的药,一边嘟囔着, “那么大的人了,也不知道爱惜自己,怎么就烧成了这样?”一边将楚枫的头微微抬起,把药放进他口中,再喂给他一口水让他将药片咽下。整个过程,楚枫就像一个听话的孩子一样,任凭紫嫣摆布。

喝完药后,紫嫣用右手又试了试楚枫的头,还是烧得厉害,紫嫣说:“这可不行,我们得去医院。”说着,就要扶楚枫起来,楚枫一把按住了她,用微弱的声音说 :“我不去医院,我已经吃了药,一会就会好起来的。”

大约十分钟后,楚枫的烧退了一些,紫嫣这才准备将楚枫的头从她的臂弯里放回到枕头上,结果楚枫又向紫嫣的怀中靠了靠,紫嫣只好作罢。

时间不知过了多久,楚枫香甜地睡着了。紫嫣靠在床边不知什么时候也睡着了,等她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睡在了楚枫的床上,身上还盖着厚厚的棉被,而楚枫却睡在了沙发上。

紫嫣吓了一跳,看看身上穿的衣服完好,这才放下心来。她急忙起床后,到厨房给楚枫准备好了早餐,放到了桌子上面,便悄悄地离开了。

楚枫在家里休息了半天后,下午就赶到了公司。等再见到紫嫣时,紫嫣的脸先是涨得通红,接着便很快恢复了以前的模样。一切就像什

么也没有发生一样。

楚枫除了和她工作上接触以外,他依然走不进她的世界。

转眼,夏天到了,单位的女同事一个个像蝴蝶一样,穿起了漂亮的花裙子,楚枫发现,唯独紫嫣,每天穿着长长的裤子,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。

因为从简历上得知,那天,是紫嫣的生日,楚枫在家特意准备了一番,并告诉紫嫣,他有礼物要送给她,让她下班后务必过来一趟。紫嫣考虑再三,还是赴了约。

可是,当她出现在楚枫的家里时,她却被楚枫的良苦用心彻底打败了,之前准备好拒绝他的措辞,也全都抛到了脑后。

桌子上摆满了诱人的美食:粉色的奶油蛋糕、红色的油焖大虾、青翠的菜蔬、五颜六色的水果沙拉……旁边还摆着红酒和鲜花,屋子里飘荡着低沉缠绵的舞曲。

慢慢地,两个人就微微有些醉了,楚枫趁机挽起紫嫣开始一起翩翩起舞。不知不觉中,两个人靠得越来越近了,空气中开始弥漫着暧昧的味道。

楚枫附在紫嫣的耳边低语:“紫嫣,我要送你件漂亮的裙子,你穿上后一定美若天仙。”说着,他的双手便停留在她的腰际。紫嫣像是明白了什么,突然从恍惚中醒悟过来,大声尖叫着 :“不!不!”便夺门仓皇逃走了。

第二天,楚枫早早地来到了公司,他显然没有休息好,两只眼睛红红的,他只是想尽快告诉紫嫣,自己并不是想冒犯她。

可是,他没有等到紫嫣,他等来的,却是快递送过来的一纸辞职信。楚枫开始深切的懊恼起来,都是自己太鲁莽。可他分明又感觉到,紫嫣是爱自己的,可是,为什么她在接纳自己的同时又要拒他千里之外呢?楚枫百思不得其解。

他开始疯狂地寻找紫嫣,她的住处,宾馆,车站,他甚至登了寻人启事,可紫嫣就像人间蒸发一样,杳无音讯。

两个月后,楚枫正在办公室里看文件,突然收到了紫嫣的电话,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急忙接通了电话,不想,对方却传来一个男人焦急的声音 :“你好,你是楚枫吗?”他一怔,说“:我是楚枫,你是哪位?”“哦,我是从你女朋友的手机通讯录里查到你的身份的,你快过来吧,你女朋友出车祸了。”楚枫问清医院的地址后,就匆忙向医院赶去。

来到医院里,紫嫣还没有醒过来,好在她伤在了腿部,医生说没什么大碍,汽车撞上她时及时刹住了车,只是紫嫣受到惊吓后从自行车摔到了地上,人吓晕了,腿也摔破了。

医生转身准备器具,说:“你来的正好,医护科人手不够,你把她的裤腿剪开吧!”楚枫接过剪刀,心疼地看着紫嫣血迹斑斑的裤腿,小心翼翼地剪起来。

当他剪到紫嫣的大腿部时,所有人都惊呆了,原来在紫嫣白皙的大腿上有一大片骇人的紫红色疤痕,从上到下,触目惊心。那应该是被烫伤的疤痕吧!

楚枫突然明白了紫嫣躲避他的原因。

紫嫣醒来时,发现床边坐着楚枫,她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,有点不相信似的揉了揉眼睛,说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楚枫反问道:“你到底要躲我到什么时候?”这时的紫嫣,眼睛里突然盈满了泪水。楚枫抓过她的手说 :“你知道我找你找得有多辛苦吗?”紫嫣哭着说: “可是我……”楚枫打断她说:“你怎么那么小看我,你以为我会因为你腿上的疤痕就离开你吗?”

原来,紫嫣六岁那年,父亲生病离开了人世,母亲一个人又要上班又要抚养她,懂事的她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,趁母亲上班之际,在家帮母亲烧热水,结果提壶的时候,一壶开水浇在了她的腿上,从大腿到小腿肚之间留下了永久的疤痕。

后来,有人给紫嫣介绍了一个男友,本来两个人相处很融洽,可是有一次紫嫣在换衣服时,腿上的疤痕不小心被男友看到了,男友居然不声不响离开了她。这对她来说,无疑是一次沉重的打击。所以,紫嫣离开了那个让她伤心的地方,来到了楚枫所在的城市,直到遇到了楚枫。面对楚枫,她害怕再次受到打击,所以才忍痛离开了公司。

听完紫嫣的叙述,楚枫一把抱住了紫嫣,说:“你这个傻丫头,以后再也不许你离开我了。只是我对你还有个要求。”紫嫣说:“什么要求?”楚枫说 :“以后我要给你买很多漂亮的裙子,每年夏天你都要穿裙子,我想看你裙裾飘舞的样子。”紫嫣忧郁的脸上,终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