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长廊Art gallery

——读项玉坤先生国画作品

Adolescent Health (Family Culture) - - Contents - ■ 文 艺兴

84 诗性之美——读项玉坤先生国画作品/艺兴

看了项玉坤先生这批甲午新作,最突出的感受是,他的画面中升腾着一种诗性之美。显然,这是他勇猛精进的新面貌,是他对自己已经形成特点的笔墨语言的进一步整合、提纯和升华。

诗歌是文学大家庭中的精灵,诗人往往细腻捕捉事物的美好部分 画家简介:

项玉坤,字大象。生于1964年,现居北京。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李铁生工作室助教。出版个人画集,合集数种。曾于北京、山东、深圳、重庆、浙江、江苏、河南、山西等省市举办画展、联展多次。 进行提炼和舒扬,升华和结晶,熔铸真善美,其细腻精准的表达,鲜活虚灵的美感,以及浪漫飘逸的特质,往往能以最快的速度点燃阅读者的激情与灵魂,与之共舞。那一浪高过一浪的朗诵诗,柔情款款直抵内心的抒情诗,以及抽丝剥茧一针见血的哲理诗,无不给人带来阅读快感,沁人心脾。我读项玉坤先生的画作,就有这种激动的感受,我将他视作画家队伍中的诗人。

诗人首先是有独立人格的。我们称呼写小说写散文写报告文学的人,一般不说他们是小说家散文家报告文学家,而统称做作家。而写诗的人就直接称之为“诗人”,称呼中带个人字,最接近真善美,关乎人性,传达个性,受到亲切而普遍的尊重。项玉坤的笔墨中明显可见这种独立性。画家学艺,师古人、法自然是不二之路,单说师古一条,有多少人要么进不去,要么出不来,学着学着就找不见自己了。而国画创作,包括一切艺术,如果最终走不出自己的路来,根本就没戏。项玉坤对此保持着清醒的认识。他老老实实攀高峰,踏踏实实走自己的路,山水从宋元入手,在王蒙一路精研,在密与实上下功夫,花鸟取 法明陈白阳和徐青藤,注重写意精神和自我意识的表达,现当代则集中于黄宾虹、李可染、贾又福和李铁生几位,学他们取法与熔铸之精神与手段,而力避其程式,这就避免了“学谁像谁”的画坛通病。这种自觉与自信,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太难。项玉坤的画中,初看,似乎有各位大师的一些影子,但总体仔细看,就能见出他整合与提炼的功力,以及贯穿表里的统一的“玉坤精神”——艺术从学习走向创作,这是最可喜的主旨。

诗人般的真诚是项玉坤笔墨语言的又一个特点。我们知道,画花鸟,要画出生命原动力的勃发与生动,画山水,要传达出“天人合一”的人文精神,这才是高境界,才是真本事。我们看项玉坤的花鸟,盯住看,有一种活灵活现的感觉,仿佛能听到风穿过花草间的响动,能听到鸟儿惊飞扇动翅膀的慌乱,我们看画的人,也成了画面中的一个主角,而不是画外无关的旁观者。再看他的山水,山体是有筋骨有血肉的,是阳光普照鸟语欢天可居可游的,而不是那种一辈子也到不了跟前,或者让人从来也爬不上去的山。梳理项玉坤的学习之路,不难

发现,他之所以有这样的手笔,除了他扎扎实实地临古,更得益于他老老实实的大量写生,思接千载,视通万里,从真实可感的大自然中吸纳灵气,吞吐八荒,使笔下生灵万物生发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切感,亲近感。当然,这一切,还要落脚于他对笔墨的理解和把握。他通过用笔的节奏来调剂刚与柔、静与动,他对实与虚恰到好处的把握,令人读来着迷。

诗意的纯度、灵性与温情,是一种可以永恒的魅力。高尔基曾说过,“作为一种感人的力量,语言的美产生于言辞的准确、明晰和动听。”文学语言是这样,绘画语言也是这样。项玉坤画作的整体气象,有一种豪放、大气、阳刚的视觉强势,从细节处审视,又有一种凝练、明快、婉约的质感美。他画飞鸟的翅膀,画树枝上的藤蔓,画山间的云雾,总是寥寥几笔,就见出动势,见出风姿,见出神韵。你看他的《春晖》,鸟妈妈衔着一只青虫急切归巢,巢中三只鸟宝宝嗷嗷盼母,用笔极简,极松,却能活灵活现地传递出鸟妈妈和鸟宝宝两个角度的急切企盼,使之形成一种强烈的呼应,营造出感人而温馨的亲情图景。由此可见他精巧捕捉、精确刻画的传神功力。项玉坤喜欢单纯的水墨,偏爱黑色,又偏爱干笔皴擦,还能将画面营造得无一点燥气,既干净,又安静,呈现出醇厚而朗润的纯度美。偶尔,他又在其上飘逸地添一些翠绿、亮蓝或者橘红,增加一抹意外的喜色。这些,都是他诗人气质的典型体现。

《意远在能静》 《梅》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