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恋路上的风景

有天,凉月在街上偶遇拍戏时认识的副导演李姐。两人站在街边聊了一会,李姐无意间告诉她,这部戏里绿萝这个人物是北城专门为凉月打造的。本来这个人物戏份极少,北城又对剧本进行了修改,极力向导演推荐了她。

Adolescent Health (Family Culture) - - 男左女右 Both Sides Of Love - ■文 邓迎雪

自从和齐嘉伟分手后,凉月一直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。

她想不明白,为什么对她深情款款的恋人,忽然间就变得那么冷漠、无情,是自己太过普通,还是他新识的女友太优秀?是他变了还是他本来薄情,怪自己不会识人?

凉月就这样钻进了情绪的牛角尖,内心像被火炙烤,又像遇冰雪侵袭,爱恨交织。她向公司请了长假,每天在家以泪洗面,人也变得憔悴消瘦,时时露出厌世的想法。好在她还有理智残存,也盼着自己能早点走出痛苦的漩涡,开始平静的生活。

这天晚上,她又站在窗前发呆,电话忽然响了。

是北城打来的电话 :“凉月,周末一起去湿地公园玩吧。”凉月不想去,一口拒绝了。北城是凉月的高中同学,比她大一岁,为人很热情,这些年,像个大哥似地处处对她颇为照顾。以前和齐嘉伟恋爱的时候,他很少给她打电话。最近不知怎么了,几乎每天晚上总能接到他的电话。往往是他自顾自说了好多,她才出于礼貌回应几句。北城倒也不在乎她的态度。有时他在电话里讲笑话,听到好笑处,她苦笑两声,北城听见她笑,格外高兴。

凉月想,北城这样做,只是想让她开心一下吧。

有天,凉月在楼下遇见了北城。北城看见她很开心,非要请她到画室看他最新的绘画作品。一路上,北城依旧不停地说着笑话,但凉月 就是无法笑出来。

北城看她满面愁容,劝她说: “凉月,别老郁闷,时间长了,对身体不好,要学会放松心情。”

这些道理,她都懂,可是那些忧伤的心绪层层缠绕,她难以挣脱。

又过了几天,正好是北城的生日。画廊老板玉馨邀请凉月一起去饭店为北城庆祝。

三人在饭店吃饭,切蛋糕的时候,玉馨让北城许愿。北城笑望着凉月,双手合十,神情虔诚。玉馨问许的什么愿望,北城看看凉月,神秘一笑。

回去的时候,玉馨悄悄对凉月说:“我感觉北城很喜欢你。”

凉月不置可否,玉馨说 :“女人的第六感非常准,他绝对是在暗恋你。”

凉月苦笑着摇摇头。她和北城相识多年,虽然他一直很照顾她,但这只是他对人热情罢了,这些年,他们之间来往并不多,又哪来什么暗恋呢?

转眼又是好多天过去了,有天晚上,凉月又坐在沙发上发呆,室内没有开灯,黑漆漆一片。

北城又打电话过来 :“凉月,你在哪里?在忙什么?”凉月说:“在家呢。”北城在那边愣怔了片刻,说: “凉月,我新完成的剧本,要拍成网络电影,我觉得有个角色很适合你,我向导演推荐过了,明天你就过来试试戏吧。”

北城所在的传媒公司每年都要拍几部网络电影,去年由北城编剧的网剧,在网上点击率很高,北城几乎成了网红。凉月从学生时代起,

北城写的这个故事很吸引人,尤其是推荐她演的那个名叫绿萝的古代女子,人物形象生动,温婉动人,让她非常喜欢。可是,她现在正处在人生的低谷,能把这个人物演好吗?

北城说“:凉月,你先去试试戏,导演是我朋友,人很好。”

她终于不再拒绝,答应试试看。北城非常高兴,一迭声地说:“好,明天我来接你。”

凉月试戏很成功,过了几天,剧组正式开机。

这天,拍摄地在清江风景区。凉月化好妆,穿上戏服,和扮演男主的小梁对了台词,然后开始正式拍摄。

北城坐在监控机前望着屏幕,好在凉月只一遍就过了。北城走到她身边,向她伸出大拇指,悄悄说: “不错,非常轻松自然。”

凉月很高兴,信心倍增,接下来的一场戏拍得也很顺利。拍完后,她和北城在剧组简单吃了饭,北城把她送回家。一路上,两人都在讨论今天的拍摄情况,凉月的话也多了起来。一个多小时的车程,就在谈话中不知不觉地过去了。

到家后,凉月又琢磨剧本。明天还有一场戏,她对着镜子,演了

一遍,这才睡去。许是白天太过劳累,她没有心思再伤春悲秋,那天晚上,是她近来睡得最香甜的一次。

凉月在剧组拍最后一场戏的时候,正值下了一场大雪,天气寒冷,外面一片银装素裹。导演很高兴,说这场雪下得及时,不用造雪机了。

这场戏是拍绿萝在河边被追杀。茫茫雪原中,绿萝拼命奔跑,无奈一路留下脚印,杀手追来,眼看束手就擒。危机关头,男二号赶到,搭救绿萝,绿萝趁机逃走。没想到,那天路滑,凉月跑起来非常吃力,奔跑中,一个趔趄,摔倒在地,紧接着,凉月又扑通一声滑进河里。所幸河水极浅,众人手忙脚乱,把她拉了上来。

北城早已跑过来,看着她,声音有些发抖,紧张地说 :“凉月,快回车上,换下湿衣服。”凉月自认识北城,还从没见他这样慌乱过,她想安慰他,可浑身却直打颤,哆嗦个不停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

那天的戏折腾了好久才拍完。回去的路上,北城嘱咐她回家赶快熬碗姜汤,到了凉月家楼下,说过再见后,北城忽然叫她“:凉月——”

她回头看他,北城愧疚地对她说:“你落水的时候,我很后悔带你来拍戏。”

她笑了。北城今天怎么这样多愁善感,她挥挥手,说:“我还要感谢你领我出来拍戏呢,给我带来了这么多的快乐。”

在凉月看来,拍戏时吃的那些苦又算什么,远远好过她把自己关在家里,陷在无边无际的痛苦里,不可自拔。现在,北城帮她打开了一扇崭新、有趣的生活大门,她惊 喜地发现,那些痛苦的事情离她越来越远了。

凉月在剧组拍了 12 天,直到完成她所有的戏份。那些天,只要她在,北城就一直跟在她身边,这让凉月心安了许多。

她感觉自己终于从忧郁中走了出来,不再像个负重的蜗牛,生活变得轻松了许多。

戏拍完了,凉月的生活又回到从前,开始每天按部就班地去公司上班。北城偶尔会打电话过来,从他那里,她知道那部戏后来又辗转拍了半个多月才结束,目前正在进行后期制作。

有天,凉月在街上偶遇拍戏时认识的副导演李姐。两人站在街边聊了一会,李姐无意间告诉她,这部戏里绿萝这个人物是北城专门为凉月打造的。本来这个人物戏份极少,北城又对剧本进行了修改,极力向导演推荐了她。

听到这个消息,凉月有些惊讶,心里又有无限的暖意。她原本以为自己仅仅是“适合”绿萝这个人物,没有想到北城为她做了这么多。

李姐笑问 :“北城是不是喜欢你呀?”

凉月笑着摇头 :“没有,只是朋友。”

和李姐分别后,凉月心中一直浮现李姐的问话,这已是第二个人问她“,北城是不是喜欢你”的话了。北城是不是在喜欢她?她从来没有细想过,不过,在她生活遇到坎坷,整个人消极低沉的时候,是北城默默地来到她身边,给她关心和温暖, 帮她解开心结,走出了悲伤的情绪。

她很感激他,同时心里又有一种幸福的感觉。

凉月慢慢往家走,天这时黑了,墨蓝的夜空中一轮橙色的圆月高悬。凉月走到小区楼下,腊梅花袭来阵阵甜香,她不由自主地望过去,却诧异地发现花树下的长椅上坐着一个人,正抬头望着楼群发呆。她觉着这个身影熟悉,仔细一看,竟是北城。“北城——”

北城惊讶地回头,看见是她,高兴地说:“你回来了?”

凉月好奇地问:“天这么晚了,坐在这里干什么?”北城只是笑,没有立即回答。“为什么?”凉月若有所思。北城想了想,说:“这一段时间知道你心情不好,我很为你担心,可又不知该怎样帮你,所以抽空过来看看,看你窗口亮着灯,我才放下心来。”

一种温暖和感动充溢在凉月的心头,她想笑,想说什么,可是还没有开口说话,眼泪就无声地滑落下来。

北城看她哭了,有些担心、自责,连忙说:“凉月,我想告诉你,这些年,我一直在喜欢你。”

凉月迎着北城热情的目光看过去,擦擦眼角的泪水,低下头笑了。

春天的风已有些暖意,凉月觉着属于她的爱情春天也来了。她幸福地发现,生活虽然给了她意料不到的坎坷,可是她却在写满苦涩的失恋心路上,找到了身边的最美的风景。

就爱好演戏,当演员曾经是她的梦想。不过后来,她和演员梦失之交臂。只是这些年,她在两部电视剧里客串过小角色,略微圆了梦。只是现在,她又哪有心情演戏。

但是,当看到北城发过来的剧本,她犹豫了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