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有问题?

Adolescent Health (Family Culture) - - 杏坛开讲 Education Forum -

这件事过后,回到家里,我曾试图和儿子谈谈。

但儿子的态度,是典型的“三不”,不谈、不理、不应。而且,本来以为,这不过是“突发事件”,可没想到之后的一段时间,我发觉儿子对我的抗拒,日甚一日。

有一次,我忍不住,和爱人探讨了这事儿。

爱人听完,没提什么意见,却问我 :“你想想,自己有没有过抗拒父母的时期?”

这话,让我心间一颤。确实,我想到了自己的青春期。好像也是在儿子如今的这个年纪,我对于父母,总有点抗拒。可能,小时候喜欢粘着父母;可慢慢长大,渐渐有了自己独立的思想,便想着与父母拉开距离,以展示自己的独立。

如今的儿子,可不就是当年的我么?

那一刻,我脑海中,好像有一道闸门打开,里头的东西倾泻而出。这些年来,和儿子的一幕幕,掠过脑海。

我突然意识到,其实有问题的,是我!我的问题,在于距离。说到底,这不仅是我,也是绝大多数中国式父母的通病。对于儿女,不怕奉献,就怕奉献得不彻底。冷了,热了,渴了,饿了,那是一样也不能少的。甚至,若是有可能的话,巴不得十二四小时,分分秒秒都盯着儿女。

比如,儿子倒水。倒了冷水,我抢过杯子,说冷水对肠胃不好;倒了热水,我也抢过杯子,说热水 会刺激肠胃。最后,我总会先替儿子倒点冷水,再添点热的,调成了温水,这才放心地递到儿子的手上。

再比如,家里头一开空调,我就不放心。不是因为费电,而是怕儿子温度调不好,伤了身体。隔一会儿,就去碰碰儿子的手,冷了,赶紧调高温度;热了,降一点。大半天下来,儿子动都没动,倒是我累得够呛。

这样无微不至的照顾,我们身在其中,往往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,甚至还以此为乐。有时,儿女不领情,我们反倒伤心难过,埋怨他们不领情。可难过后,还得重振旗鼓,打起精神,继续扮演好无微不至的父母角色。

可我们从未想过,这样的方式,是不是孩子需要的?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