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阅读中老去

Adolescent Health (Family Culture) - - 专题策划 Special Subject - ■ 文 李兴海

20 岁时,第一次去凤凰,不为古镇美景,只为能与偶居夺翠楼的黄永玉先生见上一面。

时逢雨季,沱江奔啸,烟波微茫信难求。苦待数日,仍没能等到想见之人。

在清冷的雨丝中独自徘徊,满心失落。无意走进一家书店,里面尽是沈从文先生的文本作品。无处可去,只好在僻幽的角落里翻阅旧籍。而后,一发不可收拾。

回程当日,总觉有重要东西遗落城中,寻思许久,才跑去那条巷子的书店里买了本周身泛黄的《边城》。这本有着深蓝小印戳的《边城》,至今仍安躺于我的书柜里——它不仅使我在未果的行程中找到些许补偿,更让我在之后的时光无比怀念 20岁的自己。

再后来,兴许命理所定,真与书结下了不解之缘。不但自己看书写书,更领着诸多热爱文学的人走上了自己想走的路。

我经常跟学生们说,阅读是写作的命脉,只有不断阅读,才能保持创作角度的新颖和思维的敏捷。然而,阅读所赐予的,又何止是这些?

不管在何时何地,只要手中捧着一本书,心里便会觉得安然。书 不但能排遣无聊的寂寞,将岁月的伤痛逐一缝补,还能把心灵淬炼成一块玲珑美玉。

一个爱书之人,必是睿智且沉稳的。遇事不惊,处之泰然。古人所说的腹有诗书气自华,说的也正是这意思。

生命本就是一次有限的跋涉。一个经常看书和一个经常沉迷在网游世界的人,心灵绝对是不一样的。前者,往往更能体悟一叶一菩提的真谛。

北大教授曹文轩说,世间最优雅的姿态,就是阅读。不论静坐还是倾卧,甚至在厕所里,它都是最美的姿态。因为这样的人,通常都会从骨子里散发出一种极具亲和力的书卷气。

阅读人物,通晓历史,可以他人鉴知自己得失;阅读杂文,百味世事,可在辛言辣语中藻雪精神;阅读情感,温热肺腑,可居书香浓情滋养心灵;阅读故事,体会人生,可于静谧岁月里倾情流泪……

每一种书,都是风景;每一本书,都是亟待窥破的秘密。

但愿我们可以放慢匆乱的步伐,一起在欢愉的阅读中,优雅老去。

(编辑 王娜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