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情72 变

他打断我的话,哈哈大笑:“我正想告诉你,老太太说她非常喜欢你这样纯朴热心的女孩。再说,你也太多虑了,就算我妈不喜欢,你还有我,不是吗?”

Adolescent Health (Family Culture) - - 男左女右 Both Sides Of Love - ■ 文 邓迎雪

下班后,我和好友夏茉去超市购物。

刚走到街心花园,我忽然看见男友嘉明和一个红衣女子正站在花园的另一侧说着什么。

透过翠绿的柳枝,红衣女给人一种特别惊艳的感觉。她亭亭玉立的身姿,一袭红裙飘飘,栗色的长发编成麻花辫,闲闲地垂到腰际。虽然只是侧脸,但仍能看出她眉目如画,巧笑嫣然。

我惊讶于她的美,又看向嘉明,只见嘉明也是眉飞色舞,很是开心的样子。

夏茉也看见了他们。她立即像发现“重大敌情”,一脸紧张:“姐们儿,你家嘉明有情况。”

我笑,拉起她疾走 :“嘉明是记者,每天都要采访接触不少人,我要像你这样成天疑神疑鬼,还不得累死。”

夏茉看看我,眸中忧心忡忡: “我提醒你许可可,就你这天天一身休闲装,说话大嗓门,真该改改,哪个男人不喜欢温柔又漂亮的女人,你呀要早作改变,防患未然。”

我故作潇洒,不以为然。其实我知道夏茉说得有道理。嘉明那么优秀,他看上我什么呢?

我相貌平平,个子不高,胖,鼻梁上还有星星点点的雀斑,平日里总是粗枝大叶,笑起来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。另外也没有什么过人的才华,工作和学历都很普通。和嘉明在一起,我总有些自卑。说起我俩相识,起初一点也不浪漫。我大学毕业不久,同事给我介绍了嘉明,我一见倾心。嘉明名 校毕业,高高的个子,气质儒雅,尤其是他的声音,像裹了奶油,有一种圆润的磁性,完全可以去电台做男主播。

我想自己是那么平凡,肯定没戏,没想到他很中意我。

所以内心深处,我常患得患失,唯恐失去。

晚上,我久久无法入睡,眼前总闪现红衣女孩的身影。她和嘉明从形象上看,真是一对璧人,反倒是自己和嘉明不般配。

我打开房间里的大灯,站在穿衣镜前,再次审视自己。我望着镜中那个相貌平平的女孩说 :“就从现在开始改变,向着优雅和美丽的方向努力。”

俗话说,这世上只有懒女人,没有丑女人。经过深思熟虑,我给自己定下走“温婉风格”的路子,如江南小桥流水,温柔美丽。今后不仅要在形象气质上修炼,还要多读书,“腹有诗书气自华”嘛。

“为了爱情,72 变,加油!”我暗自激励自己。

周末,我和嘉明去碧湾湖赏荷。我撑着一把浅蓝色的油纸伞,身穿月白碎花长裙,淡施粉黛,眉尖轻蹙。嘉明一见我,就忍不住笑起来 :“小可,这还是你吗?我差点认不出了。”

我莞尔一笑,细声地说 :“好看吗?”

嘉明止住笑,凑近来,盯住我的嘴说 :“嘴怎么了?是不是上火了?”说到这里,他忙打开包,“正好,我这里有红霉素眼膏,这个消炎止痛效果最好。” 我忙摆手:“不用,我没事。” “哪里不用,”嘉明执着地翻出眼膏,拿着就要往我嘴上涂。

我跳开来躲,心说,本姑娘今天难得用一回名贵口红,你怎么不懂得欣赏。

嘉明仍举着眼膏,担心地说: “那你说话怎么嘴张不开?”

“人家嘴本来就这么小好不好?这叫‘樱桃小口’。”

他这才恍然大悟,大笑说:“平时听你大嗓门习惯了,看你现在笑不露齿,说话像蚊子哼,我还真不习惯。” “什么‘蚊子哼’?这叫淑女!” “自然最好,这样不累吗?”嘉明说。我不理他,转身看荷花。

往日走路大步流星的我,因为今天穿了一双白色细高跟浅面皮鞋,走起路来脚挤得痛,腿也酸沉,步子慢了许多。还有那长裙,风吹起来,呼啦啦的飘着,像面旗帜。我只好迈着碎步,一手握着裙边,一边心里感叹 :“假装当个淑女可真累啊!”

嘉明要给我拍照,我倚在翠柳旁,身后粉红荷花和碧绿的荷叶远远地铺展开来,嘉明说,真像一幅风景画。

他拿起相机,端详了我一番,却没有按下快门。稍顷,他站直身子,看了看我,戏谑地说 :“我说许可可小姐,你这樱桃小口能不能像平时那样笑。”

我本来就一直绷得难受,听他这样说,仅有的一点耐心也没了。我抬起脚,作势要踢他。谁知那白色的高跟鞋存心跟我作对,只见它脱离了我的脚,在空中划出一个美

丽的弧线,然后“嗖”地一下落进身后的湖水里,几枝荷花被砸得花枝乱颤。

嘉明帮我捞起鞋,倒去水,又用纸擦干,然后把鞋放在阳光下晾晒,我坐在长椅上,看他在一边忙碌,我伤心地想“:改变自己这么难,要不要放弃?”

可放弃的念头一出来,心里又给自己鼓劲 :“坚持坚持,一定会有化茧成蝶的那一天。”

一天下班后,我和嘉明去看电影,一见面,他郑重地告诉我一件事情 :“小可,我妈下个星期天想请你来家里吃饭,你看行吗?” “好啊。”我开心异常。想到不久就要拜见未来的婆婆大人,那些天我的心情又高兴又忐忑。每天下班经过嘉明家那个围墙上爬满常青藤的小区,我总会甜滋滋地看过去,好像这里的风景格外美丽。

那天我闲来无事,坐公交车又经过嘉明所在的小区,我在小区门口下了车,沿着围墙,一边走一边往里张望。小区里的月季正开得灿烂,淡淡的花香四溢,就像此时我微甜的心情。

一个骑自行车的老人从我身边经过时,车子后面一个鼓鼓囊囊的编织袋掉了下来。我赶忙提醒,老人没有听到,仍旧向前骑去。眼看离我越来越远,我弯腰拎起编织袋,向前追去。跑了两步,感觉高跟鞋太费事,我脱下鞋,一手拎鞋一手拎袋子,向前狂奔。

还好,我不愧是大学校园女子长跑 3000米的纪录保持者,在车 子即将拐弯的时候,我终于把东西交给老人。

我穿上鞋,打算往回走,刚走两步,只觉脚底钻心的痛。脱下鞋,仔细察看,原来脚底不知被什么划破了,殷红的血正一点点渗出来。我一瘸一拐地走到附近社区门诊包扎伤口。

医生帮我清理创伤。旁边一个过来买药的大妈看见了唏嘘不已,问我是怎么回事。我把我刚才的“英雄事迹”讲了一遍,大妈说 :“真是个热心的姑娘!”

正说着话,一个年轻妇人来输液,大妈和妇人认识,两人坐在长椅上聊天。

刚开始她们聊了些什么我没有在意,谁知那妇人说着说着竟抽抽噎噎地哭起来。她指着自己眉尖上的一块伤疤说,那是丈夫打的。大妈关切地问:“他为什么打人呢?”妇人哭诉 :“那天孩子受凉吐奶,他怪我没有照顾好孩子,照我脸上就是一巴掌,又用脚跺我……”

我非常气愤,“啪”地一拍桌子说 :“太不像话了,要是我,看我怎样收拾他!”

大妈微笑着看向我,我不好意思地解释 :“我小时跟父亲练过武术,会几招,”说到这里,我又面向妇人:“你可以去派出所告他。”大妈说:“你这闺女可真豪放。”她这一说,我这才想起自己要保持的淑女形象,立即闭嘴不再说什么。

去嘉明家的那天,我认真妆扮了一番,化了淡妆,穿了一件缀着蕾丝边的芳草绿碎花长裙,看上去简单清新。

路上,我心惴惴,有一种丑媳 妇不敢见公婆的胆怯。

当我和嘉明迈进家门,嘉明妈妈连忙热情地过来招呼我们。看见她,我脸上的笑顿时凝住了,原来,她就是那天我在社区门诊遇到的大妈呀!

完了完了,我那天的形象太糟糕!我心里哀叹。

嘉明妈一看见我就乐:“哎呀,闺女,咱俩见过面。”

嘉明莫名其妙 :“你俩什么时候见过面?”

我尴尬地笑,那笑肯定比哭还难看。

一顿饭,我食不知味,思想总在开小差。

嘉明送我回家,我心情沉重: “你妈妈肯定不喜欢我,我那天就像一个女汉子……”

他打断我的话,哈哈大笑:“我正想告诉你,老太太说她非常喜欢你这样纯朴热心的女孩。再说,你也太多虑了,就算我妈不喜欢,你还有我,不是吗?”

“可是,可是我太普通,你应该找个更好的。”

嘉明认真地说 :“小可,你知道我最爱你什么吗?最爱你真实自然,不虚饰不做作。” “可是,真实的女孩也有好多。” “傻瓜,这世上哪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,你是独一无二的。”

这真是我听过的最动听的情话,我高兴地抬手照嘉明肩上拍去。

嘉明立即做出受伤的样子,捂肩说:“女侠,知道你练过!”

“啊,阿姨连这也告诉你了?!”我掩面绝望,只一瞬,嘴角又止不住溢出甜蜜幸福的微笑。

(编辑 高翔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