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断线的爱情飞

两人沿着小河往前走,夜色温柔,云彩和月亮继续在天上打打闹闹。明小月忽然觉着,她今年做得最对的一件事就是放手,让断线的爱情飞。

Adolescent Health (Family Culture) - - 男左女右 Both Sides Of Love - ■ 文 雪子

梁程躺在明小月怀里脸色灰白,双眼紧闭,殷红的血像泉眼一样从他头上冒出来。

明小月大骇,连忙伸手去捂,那血从她指缝间呼呼钻出,染红了手掌。明小月吓得魂飞魄散,撕心裂肺地哭求 :“医生,快救救他,快让他止血,他是‘熊猫血’,我和他一样,快抽我的救他,快!”有小猫在楼下叫:“喵——”明小月从床上“腾”的一声坐起来,摸摸脸,全是泪水。窗外,夜色深沉,新月如钩,她这才意识到刚才自己只是做了一个噩梦。

但此刻仍能清晰地感受到梦境中那痛彻肺腑的滋味,她摸出手机,下意识地拔通了那个电话。稍顷,电话那头传来了梁程迷迷糊糊的一声“喂”。

听到他的声音,明小月顿觉心安许多,想到打扰了他的清梦,忙找借口:“对不起,打错了。”那边没说什么,随即挂了电话。这简单的只有 7 个字的对话,是梁程和明小月分手两个月后的第一次通话。

她眼前又闪现出分手那晚,梁程站在她对面,面有愧色地说:“小月,我们性格差异太大了,还是分开吧。”

明小月开始还以为梁程开玩笑,但看他认真的不容置疑的神色,她故作坚强:“好啊。”

他告别离去,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哗哗流下。

相爱三年,最终以“性格不合”分手,明小月觉着这样的爱情真有 说不出的滑稽和悲凉。但不论什么原因,爱情既然像断线的风筝飞向了高空,她就会放手让它飞,决不挽留。

明小月有时也会想,爱情在最开始的时候都是甜蜜的模样,只是走着走着就变了,人生若只如初见那该多好。

她当初和梁程的相恋很有戏剧性。大三那年,她去血站义务献血,在那里遇见了梁程。让她意外的是,两人竟是同血型的“熊猫血”。血站的胖阿姨开玩笑说 :“你们真有缘份,据说,熊猫血,在我国只有占总人数的千分之三哦。”

相识,相恋,他们度过了许多美好的难忘时光,但最终那缘份还是没有敌过时间。

分手后,明小月陷在情感的漩涡里走不出来,整个人瘦了十几斤。不过明小月心里清楚,她会走出来,只是需要时间。

明小月是一个拥有梦想的女孩。做插画师的这些年,她主要给杂志画插画,有时也画些商业广告和宣传画,收入不高,生活得平平淡淡。上个月姑姑从上海来到郑州,开了一家科技公司,急需人手,几次邀她入职,她都拒绝了。她还是喜欢自由自在的插画师的生活。

这天闲来无事,她去姑姑的公司玩,正遇上应聘人员面试。

面试是在一个大会议室里进行的,明小月躲在屏风后面悄悄观望。让她没有想到的是,最后一位面试者竟然是梁程。梁程丝毫没有紧张之感,表现得不卑不亢。他应聘的 职位是公司企划,对于职位描述和设想,他侃侃而谈,很有见地。

明小月内心五味杂陈。面对评委抛来的一个又一个问题,她比梁程还紧张,看他回答好了,为他轻舒一口气,再望望他俊朗的面容,又有种心酸的感觉。就这样恍惚间,面试结束了。

姑姑问她 :“你感觉哪个表现最好?”

她想了想说 :“梁程的表现最优秀。”

姑姑笑:“咱们意见一致。”明小月回家后,和闺蜜说起梁程去面试的事,还没说完,闺蜜就恨铁不成钢 :“你怎么这样缺心眼啊,这么好的报仇机会岂能放过!?现在快打电话阻止!”

明小月笑而不答,闺蜜气愤地挂了电话。

分手了也就分手了,虽然心里难过,但是毕竟也曾一起经历风雨,又何必一味想着报仇呢?那样做,除了证明自己心胸狭隘,又能证明什么?

隔天,明小月的大学同学欧阳来市里办事,两人一起出去吃饭。

欧阳是她的同班同学,在县里开了一家农场。这人有些怪,常常在她身边“神出鬼没”。她和梁程相恋后,欧阳和她联系少了,但每遇到她生活不顺、心情烦闷的时候,总能立即感知到,并及时出现在她身边。

明小月像祥林嫂,把前一天梁程去面试的事情又给欧阳仔细讲了一遍。

欧阳赞成她的做法 :“这说明你是个大气的女孩。”

是“大气”还是“傻”呢,明小月自己也弄不清楚。

欧阳说 :“我这次来是邀你去乡下看花,油菜花、桃花、梨花都快开疯了,你这个大画家跟我去山里画画吧。”明小月欣然前往。失恋后,她感觉整个人都快发霉了。现在,她确实该振奋起来用功了,也该到乡下,用那些新鲜的、洁净的空气来冲洗一下她郁闷的心情了。

欧阳是个很有商业头脑的人,这几年他把农场经营得有声有色。这片大山脚下的农场占地 120 多亩,种有果树,农作物、花卉等,还有农家饭店,不过饭店具体事务主要有他两个姐姐打理。明小月的乡居生活开始了。乡下的三月天是温柔的。原野被泼上了五颜六色的色彩,黄的,白的,粉的,春花烂漫;村前的小河里,野鸭、灰鹤还有一些不知名的鸟儿在水里悠闲觅食。这些如画的风景让明小月心旷神怡。每天早上和欧阳散步后,她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画画,画累了就读书。这样一天天周而复始,一直过了很久,倒也不觉得厌倦。

曾经让她痛苦的失恋好像已渐渐远去了。

这次乡野之旅给明小月带来许多灵感,她在绘画上开始做一些新的尝试。一篇篇青春短故事再配上手绘,尤其是《失恋秘籍》系列手绘故事,让人感悟的美句颇多,画面清新淡雅,视觉效果超好。画好 了,明小月拿给欧阳看,他看看画,再看看她,清亮的眸子里全是止不住地喜悦,大赞说 :“不论是画还是故事,都很好。”

明小月不自信,她想,他也许只是安慰自己。

欧阳说 :“我们把画传到网上吧,先看看网友的反应。”她笑:“好啊,你看着办。”明小月没有欧阳那样乐观,这些只是她拿来消解烦恼的画作,哪里会有奇迹发生呢。这些年,她一直在画画,也没有什么反响。

此后的日子里,她还是每天一幅又一幅地画,她也不知自己怎么突然有那么多的情绪要表达。

有一天,欧阳兴奋地告诉她: “你的画在微博上反响超好,被转发了好多,粉丝暴增。”

明小月近段时间只顾埋头画画,并不怎么关注网络,听到这个消息她惊喜异常:“受欢迎的是《失恋秘籍》吗?”

欧阳笑 :“不止这个啊,走,你快去看看。”

明小月在农场足足待了一个春天,初夏的时候才回到郑州。让她欣喜是欧阳放在网上的那些手绘故事,就像这初夏的天气一样,越来越有温度,越来越走红了。

明小月是个喜欢阅读纸质书籍、生活散漫悠闲的姑娘,突然成为众人眼中的焦点,这让她很不习惯。报纸杂志专访,电视访问,有媒体为满足粉丝们的要求,还去她的学校,甚至找到了梁程,进行间接采访。

采访梁程的视频她看了,梁程说:“她是个好女孩。”

记者问 :“听说你们曾有一段感情?”

梁程说 :“小月是个好女孩,是我没有好好珍惜。”

明小月心里很欣慰,还好,爱已远走,但彼此还算是“好前任”。

这天明小月去农场找欧阳,在办公室门口不经意听到欧阳和他姐姐的对话。

他姐姐说 :“我看你啊这些年就是个傻子,既然喜欢小月为什么不去追求?我都替你着急!”

欧阳说 :“她心情刚好点,我不想再扰乱她平静的心境,只要她快乐就好。”

明小月听到这里,鼻子酸酸的,眼泪差点掉下来。

欧阳和明小月在小河边散步,天黑了,新月如钩,洒下无限清辉。

明小月说 :“欧阳,我想去西藏看看。”

他说“:好啊,我陪你去。”然后,又说了一句,“到哪里都陪着。”

明小月心里甜甜的,她抬头看月,有片云彩遮住了半个月亮,过一会儿,那月又从云里钻了出来。她喜欢这样安静美好的时刻。两人沿着小河往前走,夜色温柔,云彩和月亮继续在天上打打闹闹。明小月忽然觉着,她今年做得最对的一件事就是放手,让断线的爱情飞。

放飞了不爱自己的人,她才能在以后的岁月里,拥有真正爱她的人和她爱的人,以及那些沾染着丝绸色彩的绮丽时光。

(编辑 高翔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