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我收藏记忆的人/马亚伟

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份记忆,还有一份记忆,收藏在母亲那里。那份记忆,更清晰更真切,不会因为岁月流逝而淡去。

Adolescent Health (Family Culture) - - Contents - ■ 文 马亚伟(编辑 赵曼)

母亲从老家赶来,

帮我带孩子。她对外孙的爱,超乎我的想象。

小小的儿子还听不太懂什么,母亲却一刻不停地跟他说话。即使儿子睡着的时候,母亲也会轻声絮叨,语调舒缓,像是在唱摇篮曲。因为儿子,母亲的话比平时多了几倍。阳光照进屋子,儿子酣睡着,母亲絮絮地说着,她的话语里,经常能听到“你妈小时候……”

这段时间,我小时候的事被母亲全翻出来了。说起关于我的往事,

母亲如数家珍,她由我

儿子想起我小时候,或许是在重温她做母亲时的回忆,但更像是在帮我找回以往的回忆。母亲是帮我收藏记忆的人,我没记忆时的往事或者已经模糊的记忆,都妥妥当当在她那里收藏着。

我看着儿子说 :“小家伙皮肤怎么不白!”母亲立刻陷入对我的回忆中“:你小时候,皮肤又白又细。我抱着你出门,别人都夸你呢!你还记得对门的三奶奶不?她总管你叫‘白妞妞’……”母亲眼神里流露出对遥远往事的怀恋,我看得出来,关于我的那些往事,让母亲无限幸福。

我抱着儿子,计划着他将来上幼儿园的一些事。母亲在一旁说: “你刚 5 岁就上一年级了,那时你太小,也不会写字,都是让你堂姐帮着写。后来,你的学习反倒超过了她,二年级就考了个第一名回来。 后来每次都考第一名,你的老师总夸你聪明……”过了这么多年,母亲依旧用骄傲的语气提起我的“辉煌历史”。

儿子一天天长大,小腿很有劲,母亲抱着他,他的小腿使劲在母亲腿上蹬。母亲欣喜地说 :“这小家伙,将来肯定跟你一样擅长跑跑跳跳。”母亲又低头对我儿子说:“你妈小时候,跳皮筋,踢毽子,跳绳儿,谁都没她玩得好。上初中参加运动会,跑得可快了,每回都得奖呢!”

几乎每天,母亲都要上演一次这样的“往事大回顾”。惹得丈夫都对我刮目相看了,他说 :“听你妈这么一说,你小时候简直是神童!”我得意地说:“本来就是嘛!只是我这人天生低调,那些‘辉煌历史’我根本不放在心上,我妈倒记得最清楚呢!”

母亲帮我收藏着记忆,也收藏着关于我的一切。记得那次我要找一本中学时代的相册,母亲拖出一只大箱子说:“你的东西,我都放在这里面了。”果然,我从箱子里找到了那本相册。箱子里,有我的书,笔记本,还有一摞奖状。这些散发着陈年气息的东西,都是曾经芬芳的记忆。是母亲,帮我牢牢地锁住了这些记忆。我的一点一滴,母亲都视若珍宝。

还有一次,我怎么也想不起小学时语文老师的名字,倒是母亲,脱口而出,我佩服母亲的记忆力,觉得太神奇了。其实我明白,母亲有时候明明丢三落四,还老犯糊涂,但唯独我的事,她从来不含糊。母亲爱我,甚至超过了爱她自己。

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份记忆,还有一份记忆,收藏在母亲那里。那份记忆,更清晰更真切,不会因为岁月流逝而淡去。

不久前,朋友的母亲去世了,她在我面前嚎啕大哭,抽泣着说: “我妈没了,我觉得我的魂儿都丢了……”我忽然想,她母亲带着有关她的记忆走了,再也不回来了,一个丢了记忆的人,可不就是丢了魂儿。

我庆幸,帮我收藏记忆的人还在我的身边,我觉得这便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幸福了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