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天赐的诗/博尔赫斯

Adolescent Health (Family Culture) - - Contents - ■ 文 博尔赫斯(编辑 王娜)

上帝同时给我书籍和黑夜,这可真是一个绝妙的讽刺,我这样形容他的精心杰作,且莫当成是抱怨或者指斥。他让一双失去光明的眼睛主宰起这卷册浩繁的城池,可是,这双眼睛只能浏览那藏梦阁里面的荒唐篇什,算是曙光对其追寻的赏赐。白昼徒然奉献的无数典籍,就像那些毁于亚历山大的晦涩难懂的手稿一般玄秘。

有位国王傍着泉水和花园忍渴受饥,那盲目的图书馆雄伟幽深,我在其间奔忙却漫无目的。百科辞书、地图册、东方和西方、世纪更迭、朝代兴亡、经典、宇宙及宇宙起源学说,尽数陈列,却对我没有用场。 我心里一直都在暗暗设想,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,我昏昏然缓缓将空幽勘察,凭借着那迟疑无定的手杖。某种不能称为巧合的力量在制约着这种种事态变迁,早就有人也曾在目盲之夕接受过这茫茫书海和黑暗。

我在橱间款步徜徉的时候,心中常有朦胧的至恐之感:我就是那位死去了的前辈,他也曾像我一样踽踽蹒跚。人虽不同,黑暗却完全一样,是我还是他在写这篇诗章?既然是厄运相同没有分别,对我用甚么称呼又有何妨?格罗萨克或者是博尔赫斯,都在对这可爱的世界瞩望,这世界在变、在似梦如忘般迷茫惨淡的灰烬之中衰亡。

赏析:

豪尔赫·路易斯·博尔赫斯是阿根廷当代最负世界声誉的小说家和诗人。1955年,他被起用为阿根廷国立图书馆馆长,不幸的是,他当时因严重的眼疾双目已近乎失明。他自嘲地说:“命运赐予我 80 万册书,由我掌管,同时却又给了我黑暗。”博尔赫斯在一次访谈中无限深情地阐述了文学对于自己的意义。这首诗是在他被任命为国立图书馆馆长的时候写的。他说:“对于我来说,被图书重重包围是一种非常美好的感觉。直到现在,我已经看不了书了,但只要一挨近图书馆,我还是会产生一种幸福的感受。”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