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赵凯老师讲宋画里的线/梅洛

Adolescent Health (Family Culture) - - Contents - ■ 文 梅洛(编辑 赵曼)

画家简介:

赵凯,生于辽宁北镇,满族 ,200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。现就职于外交部主管的炎黄艺术馆,担任艺术馆书店主管。2014年在北京 798见心会馆举办《夏翳如荫》赵凯个展;2015 年作品《平行 .交汇》参加北京恭王府《艺品》美术邀请展第一回,等等。

白描是一种独立的绘画形式,用线来表达或加入极少的渲染,因为语言的单一,就要把这种语言发挥到极致,那么线的表现力得到了最大的挖掘。运笔的速度,线的节奏,疏密,枯湿,力量……被赋予物象的表现上,让物像神完气足。

绘画史上杰出的白描作品很多,影响力最大的就是李公麟及其李氏一族。

勾勒和白描并不是一回事。勾是指用线条来画出轮廓,一般是一幅画的开始。勒是指作品设色后,颜色覆盖了最初的线条,用墨色的线或者用有颜色的线再提一下重要的地方就叫勒。与白描不同的是一幅作品中的勾往往要给以后留有余地,而不画满。

宋代的院体花鸟画里的线,若隐若现,与渲染结合得天衣无缝,让物像拥有厚度,如果过分强调线的挥洒,勾死了,画就完了。所以说,好的勾线是一种强大的能力,有时候需要画家充分地表现出来,而有时候是不画而画,是一种作画的分寸和火候。

不论是书写性强的线还是描述性强的线,我一直都不赞成速度太快,行笔因速度形成惯性,也就是 笔势,但太依赖惯性,而使自己运笔在半失控的状态是绝不可取的,后来一些人宣扬“文人画”提出的逸笔草草,我认为有些简直是不负责任的行为。

线用于表达事物的质感和结构,这叫达意。通过书写,而拥有笔意的线,拥有神采,从而使造型更加丰富,这叫传情。所以,好的线条能够实现传情达意的精深境界,画家在书写和状物之间努力地达到一种平衡。

宋画是在造境,经常通过渲染,赋予阳性的线以阴性的调子,让这些线有时含蓄,有时清楚,一味地炫耀线的质量,并把它视为功力,是可笑的。把东西藏起来,让你慢慢寻找,品味,而不是一眼看穿,许多宋画阴性的调子太高级了。

作画时一般是用秃一点的笔,起笔和收笔都很圆,要抵住纸,很舒缓轻松,用笔要懦,要棉,鱼贯而行,还有用墨也非常重要,那些灰色的调子,仿佛空气中的水汽,温润极了。

中国画绝不是简单的功夫活儿,它是一种情感,它没有道理又恰到好处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