溢满母爱的粽子/宗如明

在端午节的这天上午,无论家里有多忙,母亲总会坐在家门口的屋檐下,开始麻利地包着粽子,她圈起粽叶,放入糯米,再用清水将糯米冲得整整齐齐,用手按一下,将粽叶折叠、环绕、系紧……

Adolescent Health (Family Culture) - - Contents - 文 宗如明 (编辑 赵曼)

当初夏缕缕的微风,再一次送来浓浓粽香时,我的思绪又回到了远方的家,回到母亲的身边,我仿佛看见她正在家门口的屋檐下包着粽子,明亮的阳光一朵朵洒落在她的身上,有艾蒿的香味远远近近地飘进我的鼻腔。

记忆中,端午节总是和母亲联系在一起的。因为母亲总会在端午节的前两天,带着我和姐姐到屋后的那个池塘里采粽叶。在清凉的池塘边,很快就采够了所需的粽叶。回家后,母亲将挑选好的粽叶放在锅里煮开(煮过的粽叶不易开裂)后浸泡在清水中反复刷洗,直到干净为止,最后一一摊开,叠得整整齐齐。

在端午节的这天上午,无论家里有多忙,母亲总会坐在家门口的屋檐下,开始麻利地包着粽子。洗干净的粽叶和泡好的糯米分别放在两个大盆里,盆沿还搭着一摞白线绳。她圈起粽叶,放入糯米,再用清水将糯米冲得整整齐齐,用手按一下,将粽叶折叠、环绕、系紧,一个粽子就包好了。斑驳的阳光从 树叶缝间洒落下来,落在母亲的脚边,微风轻拂,带来艾蒿的香气,小鸟在树头上欢叫着。此刻,我和姐姐就一直蹲在水盆边,学着母亲的样子,笨拙地包着粽子,可是怎么也学不会,不是米漏出来,就是一松手就散了,母亲笑呵呵地耐心教我们,直到我们也能包出一个可以下锅的粽子为止。

包粽子,一般人家是要放肉馅或者甜枣的。但我家穷,别说肉,就连一个枣也没有。但母亲为了给我们解馋,别出心裁地将腌制的萝卜干剁碎和自家地里长的红豆当馅用,包在粽子里,粽子煮好后,揭开锅盖,溢出的香气甚至比肉粽子还要香百倍。这时,邻居们都夸我妈会“发明”。

把包好的粽子放进锅里后,通常都是我在锅台下,把火烧得啪啪直响。不一会儿,我们就闻见锅里飘出的粽叶香,软软的糯米香,和醉人的萝卜干红豆香,真让人口水直流,我和姐姐都嚷着要吃。拗不过我们的纠缠,母亲通常都会在第一时间从锅里捞出几个粽子,供我

们解馋。

后来,家里的经济条件日渐好转。母亲再包粽子时,也多了很多花样。枣泥粽子、豆沙粽子、火腿粽子、松仁瓜子粽子,等等,应有尽有。可吃这些粽子时,怎么也吃不出当年那个萝卜干红豆粽子的香味来了。

如今,母亲年岁已高,但她知道我特别怀念当年的萝卜干红豆粽子,就特地在每年端午节这天一大早,将溢满母爱的萝卜干红豆粽子送过来。当我打开袋子的时候,粽子还是热乎乎的。我迫不及待地将粽子送进嘴时,一股久违了的清香,顿时萦绕在了我的舌尖味蕾。抬眼望着满脸微汗的母亲,我突然发现当年那个满头青丝,行动敏捷,做事风风火火的母亲,如今已变成行动迟缓的华发小老太太了,心中顿有对岁月流逝的感慨,眼泪差点涌出来,因为我知道,母亲送的哪是几个粽子啊,只要我需要,哪怕她年龄再大,路再远,她也会一路奔波,给我送来浓浓的母爱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