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亲的读书声音/刘庆明

父亲对我说,他这样聚精会神地读着,声情并茂、抑扬顿挫,就很容易理解文章里的意思,更能读熟,甚至背诵出来。若年纪尚小,这文章就是到老,都还能背诵出来。

Adolescent Health - - Contents - 文/刘庆明(编辑 王娜)

父亲喜欢读书,喜欢读唐诗宋词,喜欢读毛主席诗词,喜欢读鲁迅先生的文章。

小时侯,父亲教我读书,说有两种读法:一默读,看着书上的字,心里默读,这种读易记,也易理解文章意思;二看着书上的字,高声朗读,以文句意思,读得有声有色,抑扬顿挫。父亲说,这样读的多,优美文句就能顺口背诵出来。

那时我七八岁,正读小学,父亲先教我读唐诗,到四年级,父亲教我读毛主席诗词。我人小,根本不理解毛主席诗词里的内容。

父亲说:“你年纪小,不理解不要紧,只要读得多,背诵出来,就满意,以后你长大,读了许多书,就能深刻理解毛主席的诗词内容。”

父亲没事时,拿着毛主席诗词书,在客厅里一边读,一边来回走着。当他读着毛主席那首《沁园春 雪》时,他眉飞色舞,手舞足蹈,仿佛在我眼前一下展现出祖国千里冰封,万里河山大雪纷飞的景观。此时,父亲的读书声,随着诗句意境,发生变化。一会儿雄浑,一会儿厚重,一会儿豪迈;一会儿高亢,似飞流直下三千尺之势;一会儿沉吟,似山涧涓流低语。我陶醉于父亲的读书声里,感觉父亲的读书声悦耳动听,似美妙歌声。我从父亲的读书声里能理解到一点书里的意思。

当父亲带我读陶渊明的《归园田居》 时,父样的平淡声音里显着闲静,那种田园式生活意境,一下从他声音里尽显出来,五字一句的诗句,在父亲口里读得简洁而不拖音,我模仿着他的读书声读着,很快背诵出这首田园诗。

当父亲读着鲁迅先生《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》这篇散文时,父亲声情并茂,仿佛把我带到鲁迅小时侯读书、玩耍的百草园里。

父亲的读书声,常常遭到母亲嘲笑,说他,哪是读书,是在唱书,像和尚念经书。

父亲说,真正读书的人,声音里不 仅饱含感情,也能从声音里展现出文章里的意境。

父亲对我说,他这样聚精会神地读着,声情并茂、抑扬顿挫,就很容易理解文章里的意思,更能读熟,甚至背诵出来。若年纪尚小,这文章就是到老,都还能背诵出来。他要求我不管理不理解文章、诗词里的意思,先把它读熟或背诵出来,随着年纪增长和阅读的多,以后会理解。

父亲的读书声,在我脑海里印象极深,每当我读书时,父亲的读书声音仿佛在我耳边响起……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