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你轰轰烈烈的青春相伴

Adolescent Health - - Heart sound - 文/太子光

简浩然说他喜欢轰轰烈烈的生活,这样的人生才有意义。我相信他的话,在他轰轰烈烈的青春里有我的相伴,我见证了他一次又一次的见义勇为、拔刀相助!

简浩然是个闲不住的人,他爱折腾。明明跟他扯不上关系的事,他也爱去凑热闹。当然,于简浩然来说,那不是“凑热闹”,而是他的“正义感爆棚”。

很多时候我都觉得奇怪,可能简浩然也有同感吧,性格完全不同的我们,居然也能成为好朋友,真是让同学们都“大跌眼镜”。

我性格内敛,比较沉稳,如果不是熟悉的人,我可能会半天都不吭声,简浩然就不一样了,他是个“自来熟”,就算碰上块“石头”都能有三句话说。我们在一块时,常常都是简浩然在高谈阔论,而我习惯倾听。

我奉行的原则是: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而简浩然却恰恰相反,只要他看见或是听见的事,他都要详细了解,然后“插上一棍子搅和搅和”。因为他的“多管闲事”,也曾给自己招来不少麻烦,但他就像得了“健忘症”,好了伤疤马上就忘了疼。

唉,谁让我们是好朋友呢,我们总在一块儿。虽说“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”,但还有种朋友是“性格互补”,或许我和简浩然就属于这种吧,因为他,我平平淡淡的生活也变得“精彩”起来。 隔壁班一个女生,考试没考好,被 老师批评。可能心情正不好吧,老师批评她时,她硬生生顶撞了老师,这下可把老师弄恼了,当着众人的面骂她是“猪脑袋”。

该女生性情刚烈,考试不好已经伤怀,又被老师当众羞辱,于是觉得“活着毫无意义”,写下遗书,准备跳楼。当然,楼是没跳成,有同学发现后,劝住了她,但事情却在学校引起了轩然大波,一场“老师应该尊重学生”的抗议活动席卷了整个校园。

简浩然就是带头的倡议者之一。他站在一大群同学面前,口沫横飞地说: “老师面对考砸的学生理应耐心安慰,以帮助我们重新建立信心……哪能用责骂这样简单粗暴的方式处理呢?我们是文明的现代人……他应该向那个女学生道歉,作为老师应该言传身教的教导学生什么叫作尊重。”

简浩然精彩的演说赢得掌声阵阵,附和声一浪高过一浪。“道歉!道歉!”几个学生叫嚷起来,然后大家异口同声地叫,气势如虹,响彻在校园上空。很快就有老师围过来,我担心把事情闹大,于是捅了捅简浩然的手臂,示意他赶紧离开。

“抗议活动才开始,哪能走?”他转过头,严肃地对我说,“如果你怕,你先走。”被他看扁,我的脸倏地涨红,直怨他“狗咬吕洞滨,不知好人心”。不过,他没走,我也不好不讲义气,于是默不作声依旧站在简浩然身旁。

教导主任走过来,他环视众人一眼,说 :“大家都先回教室上课,我们肯定会把事情调查清楚,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,大家散了吧。”在大家印象里,教导主任历来不苟言笑,说话铿锵有力,像这样温和地说话实在难得。看得出来,他一直在忍,在克制自己即将要爆发的怒火。

我又捅捅简浩然,要他见好就收,再闹下去,事情可能就不好收场了。“别一直捅我,我说了,要不你先回去。”简浩然扭过头来,不耐烦地嚷。大家都把目光转向我时,我觉得窘迫极了,真想挖个地洞躲进去。

这一幕教导主任也看见了,他说: “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绪,有时说话重了,但不是恶意的。刚才那位同学,你那么不耐烦地对你身后的同学说话,是不是也不大礼貌呢?都回去吧,事情没你们想象的那么严重。我们以后会严加整顿,不管是老师,还是学生,我们首先都要从自身做起……”

各班的班主任也出现后,很多参加抗议的学生偷偷溜了。不一会儿,操场上就剩下简浩然和我。“你们也回去吧,要上课了。”教导主任说。“那个老师得向那位女生道歉。”简浩然见大势已去,但仍硬气地说。

“会的,会的,这个必定会,做错了,就得道歉。”见教导主任这样说,我直接拉起简浩然的手说 :“走吧,我们要相信主任的话,事情一定会解决的。”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